驴肉黄面

我去敦煌出差那次看了莫高窟,时间有些赶,一开始很担心赶不上回成都的飞机,差点儿就放弃了。后来还是决定去看看,的确很值,不是因为看到了莫高窟,而是因为看到了道士塔,跟想象中的样子很像。

敦煌的机场很小,我下飞机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慢悠悠的拿着行李出来,眼前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辆桑塔纳两千,司机站在车门旁向我招手:"就等你了,搞快点儿。"

我上了车才知道,原来这里机场小,又是淡季客流少,司机手里拿着最后一班飞机的乘客清单,负责把所有人送到城里的,所以我拖了其他人的后腿,真是不好意思。

敦煌很干,非常干,虽然我带了润肤露,皮肤不至于那么难受,但是鼻子还是觉得不舒服,住下宾馆后,我到附近转了一下,进了家面馆。

面馆的风格怎么说呢,文艺,处处都能看出文艺,墙上贴着各种照片,驴友的,游客的,装饰也尽显文艺风格,这儿挂个东西,那儿熏块儿木头。但是都透着简陋和不协调,这是最可怕的,因为这种生硬的拼凑意味着面不会好吃——好吃的面馆用不着这些东西。

最后证实我猜得没错:面条不劲道,配料比例不对,最关键的连肉都不太新鲜。只能草草吃了几口离开了。

西南西北出差的一个好处:这里到处都是好吃的,想吃到差的很难。一方面是当地的客户会推荐到最有特色的餐饮,另外也是因为这里的人太会吃了——即便我从成都一路吃过来,也必须要承认,这里饮食的材质和吃法都是一流的,而且在吃的方面很有创意。那些不好吃的餐馆大多为敷衍游客准备的,要吃的好,远离景区总没错。

如果有机会还想再去吃碗驴肉黄面,哪怕不在敦煌。

"晚上听到什么声音不要开门"

马尔康我去过几次,第一次的情形过于惨烈,因为我感觉自己快要被冻死了。

已经入秋,我出发前特意带了秋衣秋裤,但是到了车站就发现不对,因为几个身形高大的藏族同胞穿得这也太厚了吧。。。我劝自己这是藏族同胞的衣着特色,但是车开到半路上就受不了了:秋衣秋裤完全没用,我开始后悔没带羽绒服。但是后悔也没用了,只能尽量避开敞开的窗子和呼啸的冷风,但是当我被车里的烟味熏得实在受不了,还是要忍着冷风去窗口透透气。就这样挨到了马尔康。还好的是客车停下时可以下去晒晒太阳,温差大的地方人,真心的感谢太阳,我当时立刻就理解了这个道理。

成都到马尔康沿途景色秀丽,路途的两侧多是颜色层次分明的树林,我虽然没去过九寨沟,但是知道这景色也没有太大差异了。两侧巨大的山形中彩林连绵不绝,弯曲的道路上间偶尔有一辆客车开过,如果从空中俯瞰这些,景色一定很美。

那次比较凑巧,正赶上甘孜阿坝州开什么会议,马尔康作为州府来了不少人;因此那天差点儿就没找到住的地方,几个宾馆都满了,最后住到一家条件较差的招待所,门板是木头的。当然这也没什么,睡一个晚上,明天清早就回成都了。但是服务员在递给我门钥匙(是钥匙,不是门卡)的时候嘱咐了一句:

"晚上听到什么声音不要开门。”

然后就走了。是的,我确信自己没听错。我依稀记得小时候的鬼故事常常有这句话,故事里的这句话出现后,很快就要有狐狸精或者山中鬼怪路面了。怎么会有宾馆的服务员嘱咐这这种话?

虽然我睡前确认了好几遍门窗已经锁好,但是那个晚上我依旧没睡好,半夜果然听到了所谓的"声音":是醉酒的藏族大汉,藏语说得什么我完全不懂,只知道那声调完全就是要打斗起来了,声音大到震得那单薄的门板似乎都在抖。好在这吵闹声很快就过去了,一切又恢复平静。

这应该算是我出差日子里住得最差的一次酒店。后来几次去马尔康出差住得都非常好,现代化的酒店设施配上藏族特色的装饰,推开大窗还可以听到河水声,简直世外桃源的感觉,跟第一次的体验完全天上地下。

那差距就跟这里的温差一样,厚衣在身的人以为没什么,但是体验过的人就知道那真的是两种温度。

"你一个人为什么不找一个"

那次是乐山出差,住的宾馆在江边,远处就是大佛,远远的可以看到个侧影。江水在脚下流淌,平静而宽广。

傍晚的时候才干完活儿回去,宾馆前面很热闹,一个骑三轮车的车夫很热情的的在拉客,我觉得听他聊聊也挺好,就坐了上去。车夫很高兴的给我介绍周围的景观,如果去玩应该怎么走,还抱怨说,很多游人不住在乐山,因为乐山在成都和峨眉山之间,很多人在乐山看过大佛就直接去峨眉山了,晚上住在那边。旅游城市各有尴尬。三轮车上小转了一圈之后,我决定回去了,江边的风有点冷。在宾馆门口,我多付了两块给他,他很感激,说了好几遍谢谢。

在宾股洗漱完毕,要睡觉之前,电话响了。那些日子常出差,这种电话应该没什么悬念,就是推荐特殊服务的。接起来,果不其然,是个说话有些生硬的女声。

"先生要按摩么?"

"不要了,我要休息了,谢谢"

"你不是一个人么?"

"是一个人,怎么了?"我有些警惕。

"你一个人为什么不找一个?"

她的口吻很自信,似乎我不找一个就不太正常一样,我一下子被问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也许一个人来这里的客人很多是为此而来?也许我的打扮太像是过来找按摩的? 楞了一下后,我慌忙挑了句回应:"我累了" 然后挂断了电话。

那些年出差频繁,西南,西北都在跑,这样按摩的电话接了无数,只有乐山那次还记得。也许电话那端的女孩儿只是随口一说,也许是一种推销的技巧。无论你有多么的孤单,当你迈入宾馆的那扇门,就会有陌生的眼睛看着你,根据看到的一切揣度着你,暗地里跟身边的 "同事"聊着,你在这个城市又留下了一点点痕迹,哪怕是短短的几句电话里的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