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颗单点故障的心脏

2017上海长宁半程马拉松有一位选手临近终点身体不支,倒在了路边,没能抢救过来。他是我的前同事。

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中陪女儿学习舞蹈;舞蹈室的玻璃墙外是半露天的平台,可以挡得住雨,但挡不住上海冬天的寒风。因为少穿了衣服,我被冻得瑟瑟发抖,不知何故那天眼睛隐隐作痛,右眼几乎无法睁开;我一边兜着圈子跺着脚,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得刷着手机期盼着舞蹈早点儿结束回家;当朋友圈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脑袋似乎一下子被冰住了。

就在前几天他更新了自己要去参加半马的消息,想到他平日那么好的身体,我没法儿相信这是真的,特意找来新闻,对比了上面那位倒地选手的号码牌(新闻对选手的脸部作了打码处理,只能通过号码牌来确认),最终发现这并不是一场恶作剧,而是真的发生了。如果翻开他的朋友圈,你会发现这就是你身边无数上进青年的一员:

  • 年轻 – 三十岁,结婚不久;
  • 努力 – 工作编程到凌晨,为了任务有时天亮才走;
  • 热爱生活 – 旅行去见曾经的朋友们;
  • 积极健身 – 跑步都是10公里起步;

但是就是这样的人倒在了马拉松的终点线前,再也没能起来,我在震惊中为此写了一条很悲观的微博: https://weibo.com/1748061485/FxvEId0h9

一直想给他写点儿什么,但是迟迟没法下笔,脑袋似乎有些生锈,最终只能跟身边的人说了一些只言片语:应该保护好身体,不要透支自己的体力。。。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很久,人真是太渺小了,我们所留下的一切痕迹终将消逝,只是时间长短的区别。这里的一切离开任何人都能运转如旧,或者最终趋于平静,唯独自己的家庭,身边的亲人没法承受这样的冲击,那颗脆弱的跳动着的心脏承载了太多,而它却是一个单点,没有任何冗余。身体的一切几乎都处于对称之中,甚至连大脑都在左右冗余之中,但这颗心脏不是,从出生的一刻开始,它便开始跳动着,没有任何一刻休息的机会,直到死亡的到来。想想似乎有些不可思议,这套系统为何会留下这么明显的一处bug,人间的一切喜怒哀乐都在为它增加着负担,它却是自己最后的防线,停下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可以重新开始。

我想那颗心脏就是每个人自己的警钟,提醒着那些永远无法重新开始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