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 书摘

s6927676

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就是探讨我们如何得到这种直觉的知识,以及如何运用它。

在所有东方的宗教中,最看重的教义就是“你之所是” 与 “你之所视”是不可分的。如果能够充分了解这一点,就可以说是顿悟了。

逻辑就是把主客观分开,所以逻辑不是最高的智慧,想要消除这种因划分住客观所产生的幻觉,最好的方法就是减少生理、精神和情感上的活动。

只是不断地上课、上课、上课,一直上到你的心灵枯竭,创造力也消失了

真正的大学是心灵的世界,是多少世纪以来流传给我们的理性思想。

我们必须调整自己以适应下一个目标。

他最后终于承认,这些学生想要模仿的作家,原先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原则,只是把他们认为对的东西写下来,然后再回头看看是否有问题,如果修辞不妥,可以再修正。

一旦他们能自己直接观察,就会明白有无穷的题材值得写,这事一种培养信心的训练,虽然他们所写的东西看似微不足道,但是终究是自己的作品,而不是模仿别人之作。

斐德洛以数字零为例,零原是印度数字,在中世纪的时候由印度传到西方世界,所以古希腊罗马人不知道有零的存在。

良质并不是一种物体,它是一种事件。

它是主观意识到客观的存在时所发生的事件。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有的时候只要放下手中的工作,然后保持五分钟的安宁就够了。

佛教的禅宗提倡打坐,就是要使人物我两忘

希腊人称之为热忱。一个具有进取心的人,不会闲得无事可做,在一旁忧心忡忡地焦虑。相反,他总站在自我意识的火车头前,一发现有什么出现,必然立刻迎上前去,这就是进取心。

印第安人抓猴子的故事:椰子,小洞,米,猴子攥住米之后就无法拿出手了。

技术人员…… 同时他们还具有高度的警戒心,专注而又懂得怀疑,不会以自我为中心。

而摒除烦躁最好的方法,就是增加工作的时间。尤其是新的工作,需要许多不熟悉的技巧,如果要赶时间,那么尽可能增加预定的时间,然后降低过高的期望。这一点需要我们的价值观有些弹性。在改变价值观的时候,通常会丧失掉一些进取心,但是这种牺牲是必需的。。

“无” 不是表示一无所有,“无”只是说咩有登记,不是”一”,不是“零”,不是“是”,也不是“非”。 它表示在回答一个问题的时候,超越了“是”与“非”的登记,因而它所强调的就是不去问问题。

真正的祸首并不是科技本身,而是科技所带来的一种趋势,物化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良质总是能够消灭主客体之间的距离。

“人是衡量一切的标准。”的确,这就是他所说的良质。人不像唯心主义者所说的那样,是一切的源头。它也不是唯物论者和物质主义者所认为的那样,是被动的观察者。

良质!卓越!

“卓越”暗示着对生活的完整或唯一性的尊重,因而不喜欢专门化。它还暗示着对所谓效率的轻视——它具有更高登记的效率,它不止要求生活的一部分卓越,而是要求生命的本身就很卓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