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月startup生活结束

从去年9月初,到这个月结束,正好9个月。

想了一下,也没什么特别想放到博客上的;平静的接受这段生活的结束,一段有意思的旅程,回过头一看就想摇头笑的那种,有几个片段甚至想笑到直拍大腿。

此前一直整理着一份创业心得的文件,偶尔想到点儿什么就放进去;刚刚从头到尾读了一遍,很有感悟的,但是并不适合放到这里,还是让它保留在Dropbox中吧。

里面心情和感悟的变化简直就像服务器的监控曲线一样,精准得反映出当时的场景,有时甚至让我感到意外:原来我当时还这么想过。

不确定性充满了生活的本身;我要去寻找下一段生活了,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是确定的,那么就是我会继续向前走 —— 用自己的方式。

road1.jpg

「成功,动机与目标」 – 书摘

s28376494.jpg
成功,动机与目标 –  海蒂•格兰特•霍尔沃森 (Heidi Grant Halvorson)

一点是:大多数人为失败找错了埋怨的对象。就连那些聪明伶俐、成就非凡的人都不明白自己成败的原因。
另一个我通过多年研究得到的结论是:每个人都能更好地达到目标——我一再强调,是每个人。但你要做的第一步是放下对过去成败的见解,因为它很有可能是错的。第二步就是读这本书。
那为什么人们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性命攸关的目标上失败呢?你最有可能听到,也最有可能想到的答案就是“缺乏意志”——说到“意志”,我是指内在力量中的某种能让人成功抵抗诱惑的特质。大部分人相信这归根结底是品性的问题,有些人具备意志(那些我们羡慕的苗条、不吸烟的人),而有些人不具备。那些不具备的人就不够强大,不够成功,没有足够多的令人钦佩的性格特征。
自制力是依照目标采取行动的能力。它能使你抵制诱惑、专心投入、克服困难,从而坚持不懈。自制力至关重要,它是实现目标最关键的元素之一。书中我会一再提到它,但是与你想象的道理不同。

自制力是偶天得来的,而且可以通过锻炼而逐渐变得强大。

也许现在你会想:“好吧,减肥失败不是因为我的意志薄弱,而是因为我把意志用在其他重要的目标上了,比如工作上的成就。非常好,但这样想又怎么能帮助我呢?”好问题。这可以帮助你是因为你知道了自制力是怎么一回事后便可以更好地制订计划了。这就带来了“肌肉”理论的另一方面:你让自制力歇息一会儿,它的能量就能恢复。消耗只是暂时的,你在刚刚用尽自制力能源时也是最脆弱的。你是否注意到,与诱惑的对决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容易些?刚开始舍弃一块点心、一根烟或者想到要开始做那项可怕的工作可能会非常煎熬,但慢慢地也就不那么难熬了。如果你能闯过自制力消耗一空的阶段并给它时间恢复,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意志力,或是自制力,还有另一个方面可能与你想象的不同——它既不是先天的,也不是不变的。自制力是后天得来的,而且可以通过锻炼而逐渐变得强大。如果你想要更强的自制力,你就可以得到。增强自制力的方式与增强肌肉性能是一样的——你需要定期锻炼。最近的研究表明,每天坚持锻炼身体、记账或者记录进食,甚至仅仅时不时地提醒自己坐直都能帮助一个人锻炼总体的自制力。举个例子,在一项研究中,一个被安排每日运动无从逃避的学生不但身体更健康了,而且更少把碗留在水池里不洗,同时还更不容易冲动地花钱了。

「做到最好」这句话很模糊——太模糊了。我的「最好」究竟是什么程度的?

那么拿什么来取代“做到最好”呢?答案是:具体而艰巨的目标。

对于某些目标来说,自信是必要的,而对于另一些目标来说,你坚定或疑惑都不会带来多大差别。
让人知道你具体的期望值(或者为自己定下具体的目标)就排除了在这个标准以下的表现——避免人们告诉自己“已经够好了”。如果奋斗的目标不明确,人们很容易向疲惫、灰心或无聊妥协,但若建立了具体的目标,你便无法欺骗自己了。达标或非达标,没有中间地带。你若是还没达标,若是还想成功,便只能继续努力。
回想一下你人生中完成过的一个极具挑战性的任务,把它和一个比较容易的任务相比,哪件事让你自我感觉更好呢?成功完成困难的事更使人愉悦,它能给人更大的满足感和快感,让人整体感觉更幸福。而完成一项容易的任务根本就不足挂齿。最近在德国有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只有那些觉得自己工作有挑战性的员工汇报的工作满意度、幸福感以及成就感在长期范围内呈上升趋势。

比如说,我要加班 1 个小时,与其把它看作多打 60 分钟的字,不如告诉自己这是在促进职业发展。这样想,我会更踏实努力地工作。行为的原因特别能给人动力,所以可想而知人们为什么会用这种方式理解自己的行为。

写下一件你最近因缺少动力或诱惑太多而无法实现的事。可以是任何事:无法戒掉甜点、不能按时回复重要的电子邮件等。现在,写出你想做这件事的原因。你的个人目的是什么?这样做能帮助你得到什么?你如何受益?下次当你尝试做这件事时,停下来想想你刚刚总结的原因。不断重复,直到它成为习惯为止。(习惯成自然。任何简单的行为都能变成习惯,做起来易如反掌——只要你肯坚持。)
如何运用“是什么”模式思考写出一件你想做,而且是特别复杂、困难或者生疏的事。也许你想建立一个网站但不会用电脑,又或许你想开创新的事业。现在,写下第一步你需要做什么。迈向那个目标必做的具体行动是什么?下次当你尝试做这件事时,停下想想下一步具体是什么,然后专注于那个行动。你也会养成这个习惯的。
在前几页里我说过,当一件事变得容易或熟练以后,大多数人喜欢采用“为什么”式思维。

特罗普和利伯曼发现想象着明天“搬家”的学生们更倾向于用“是什么”的思维方式把这件事描述为“装箱、搬箱”,而想象着下个月“搬家”的学生们则更喜欢用基于“为什么”的逻辑把它描述为“开始新的生活”。
为什么”式思维会使你更看重心理学家所谓的“合意度”信息,意思就是说,你做成这件事或达到这个目标对你是否有好处,将会多有趣,多愉悦,多有益。

更加具体的“是什么”式思维会使你更加重视“可行度”信息——你是否真的能做到你要做的事?有多大把握成功?你面临着什么阻碍?当我们在考虑近期要执行的事时,这些是我们想得更多的问题。从我现在的成绩看来,我有多大概率能考上医学院?如果我下周参加那个演讲,谁来帮我照顾孩子?明天亲戚们来了以后到底能睡在哪儿呢?

你是否曾想过,为什么关于将来的计划总是刚开始听上去不错,但越临近越发现不对劲?于是我们哀叹道:“我怎么竟然会同意做这件事?”“我生物成绩只有C怎么会想去学医呢?”“我怎么会以为我的房子能容纳那么多人?”然后我们就慌神了——因为当你下定决心当一名医生或邀请丈夫一家人来住时并没有花时间考虑这件事是否可行。你只想了“为什么”,却没有想过方法“是什么”。也许这么说能够给你点安慰——我们大多数人都一次次地掉入这样的陷阱里,因为我们习惯于用“为什么”来考虑未来的事,而较少思考究竟如何实现这些目标。于是我们选择了有潜在丰厚报酬的目标,却带来了一场噩梦。

我们很多人都做不到彻底地随心所欲,也无法抓住偶遇的眼前机会。这时的我们太注重“是什么”而忽略了“为什么”——太纠结于细节而放弃了可能很有价值的机会(或是明显更容易得到的东西,比如我的印度之旅)。

所以用“是什么”方式看待目标能让你更专注于具体的必要行动,让你能更快地达到目标。太注重“为什么”做一件事则可能会让人行动比较拖拉。
策略是用乐观的方式看待目标,同时用实际的方式思考具体需要做什么才能实现目标。奥丁根把它叫做“心理对照”——首先你得能想到目标的实现,然后再反思其中的障碍。
拿起纸笔,写下一个最近的愿望或想法。这可以是一件你想做的事或是已经开始做的事(比如去加勒比海度假、搬到洛杉矶当编剧或者减掉10磅)。

当你想得到更多精力和动力或避免诱惑时,请用“为什么”方式思考。当你在做一件困难、生疏或耗时间的事时,请用“是什么”方式思考。

我们对自身能力的信念影响着我们对事物可能性的认知 —— 甚至还影响到我们的实际成就。

实体论者总是这样亏待自己 —— 把注意力过多集中在证明自己上,却牺牲了本可能更加丰富的生活经验。
渐进论者不容易犯这样的错误。当你相信自己的能力——任何能力——是可以增长和发展的,你便不会把注意力过多集中于证明自己聪明上,反而会更注重培养自己的智力。

本性难移吗
间接理论不光关乎智力,它可以与任何事有关。你可以相信个性是固定的——你就是你,本性难移;或者你可以相信它是可塑的——你可以改变、改善性格,洗心革面。

一种选择是和一个非常会交际、有魅力的人交流,他们能从中学到宝贵的社交技巧,
但如心理学家理查德 · 尼斯比特在他出色的《开启智慧》一书中提出的,聪明的家长给孩子的远远不只是一堆染色体而已。他们会在家里创造更浓厚的学习氛围,他们与孩子交谈更多。
尽管这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但人类如此工作是很有道理的。就一点而言,大脑负责有意识行为的部分是有局限性的。它一次只能处理有限的信息,不然就会产生混乱和遗落。而潜意识则是另一回事。它的信息处理能力是极为强大的。打比方说,如果你的潜意识储存的信息能够像美国航天局里的超级电脑储存的一样多,那么你的有意识思维大概只能保存一张便签上的内容。
因此,我们最有利的方法是将尽可能多的任务交给潜意识完成。通常来讲,习惯成自然——一件事做得越多越能被潜意识控制。大多数成年人都有这种体验:工作一天下班开车回到家之后,忽然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有如何到家的记忆。在回家路上,你的有意识思维被各种事情占领……然后转眼间,你到家了。还好你的潜意识是个不错的驾驶员,它竟然还会在红灯前停住。尽管你没有刻意告诉自己“我要回家”,你的潜意识知道你的目标,所以它带领你回到家。
“约束自己提前决定每一步,这样你对下面要发生的事总会有所准备。”
“如果……就……”的力量这些计划的美好在于简单。你找到一个想去实现的目标,说清达成它的具体时间、地点和方式。比如,就拿之前的减肥目标举例。第一步,应该把“少吃”改为“每天摄入热量不超过10。。。

500卡路里的食物,我就不能再吃了;如果现在是星期一早晨,我就要上班前先去运动。

就如我在导言中所说,自制力的训练方法是多种多样的——克制说脏话,用非惯用手开门、刷牙,甚至时不时提醒自己挺直腰板都能帮助你锻炼自制力。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让你抵抗那些总驱使你放弃、屈服或怕麻烦的冲动。找一件符合你的生活状态及当前目标的事——需要你一次次打败那些冲动或欲望的行为,然后指定计划(见第八章)把这个行为融入你的每日生活。一开始可能有些困难——尤其当你的自制肌缺乏锻炼时,但我可以信心十足地向你保证,只要你坚持下去,过不了多久就能变得容易很多,因为你的自制力会成长。当改变发生后,你会发现生活的其他方面也在逐渐改善了。

我的意思是建议你给自己找些好心情,可别误解成怂恿你喝酒(重申:不是喝酒!我知道喝酒能改善心情,不过酒精绝对没法改善自制力)。
心理学家发现,当人们的自制力消耗一空后,喝下一杯含糖饮料(不能使用代糖)能恢复自制力,使他们在需要耐心和精确度的任务上表现出与消耗前持平的水准。
(Angry, Lonely,Tired) 这几个词的缩语——来告诫自己时刻小心这些陷阱,因为每一点都能破坏自制力。这都是人最脆弱,也是最需要我们拿出捍卫目标的行动来抵御负面影响的时候。
锻炼自制力,同时了解并尊重它的局限性,你便离成功更进一步了。
若想得到尽可能多的快乐,你必须在重要的目标上投入更多的时间、精力和热情,并在必要的时候牺牲一些次要目标。这肯定是有道理的,而乐观者恰恰就是这样做的。总的来说,他们不光擅长实现多种目标,而且擅长处理各种目标间的冲突。比如,一项有关有氧操的调查显示,重视有氧操的人群里大多数是乐观主义者。而对于那些悲观人士来说,用来做操的时间与重视程度并无关联。其他一系列研究也体现出相似的结果,而研究主题是各种各样的目标,例如交友、取得好成绩。我们一再发现乐观者把时间和精力更多地投入到他们重视的目标中,而对次要的目标则投入较少。
我们一再发现乐观者把时间和精力更多地投入到他们重视的目标中,而对次要的目标则投入较少。

乐观与悲观者在事与愿违时都会这样做,不过他们假设的内容不同。悲观者会想象如果事情做得不同他们将如何成功(“假如我有 …… 我就能 ……” ),而这种想法对未来的表现有很大帮助,因为它能使你为今后做出更好的准备。乐观者则不然,他们会想象事情还有哪些可能会更糟(“如果我没有 …… 我将比现在还惨”)。这种“反事实思维”只有一个用途 —— 自我安慰。
控制时,你的乐观是基于实际的。这种乐观带给人能量和动力。不过如果你的乐观来源于不在你控制范围内的原因,例如某种固定的能力或运气(“我会成功因为我比别人聪明”或者“我会成功因为我做事总是很顺”),那么你终将害了自己。
类似的实验结果表明,只要你懂得用行动直接为实现目标而负责,那么对未来持乐观态度便是个不错的主意。

每当你面对与安危有关的目标、当你最想避免损失时,你最好常常想着哪里会出错,以此来获取动力,而不要信心十足地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很好。
其次,请记住相信自己能成功与相信能轻易成功之间的差异(见第一章)。实际上,相信自己能轻易成功也是一种不切实际的乐观——觉得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成就有价值、有意义的目标是不切实际的。实现目标需要周到的考虑、准备和努力。好在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做到这些,这也是乐观的根基。
把注意力从能力上转移。如果你怀疑自己的能力,那么请把注意力转移到努力、坚持与计划上来,因为这些往往才是成功的关键。
第一,你可以选择能使你自然更加坚韧的目标。“进步”目标注重进展与进步,而不在乎表现是否完美、他人是否认同(见第三章)。这种目标能给予你成就感和乐观精神,不论前路还有多远。这是增强坚韧度的极佳方式。同样,追求自主选择的目标或因目标本质而选择的目标也能增强你的坚韧度。当一个目标能真切地反映你的好恶、价值观和愿望时,你便更想得到它,也更加享受奋斗的过程(不论持续多久)。你对过程的享受甚至会与对结果的同样多。

例如,西方社会 —— 以美国为首 —— 非常重视对能力的测量与歌颂。美国人热衷于天才和神童的故事。

美国人相信能力,而东亚人相信勤奋。

如果你想激励他人做一件事,用“为什么”来形容这件事也同样能用来说服他们去尝试。如果你想让儿子为化学考试努力复习,告诉他考出好成绩更有利于将来考上好的大学会比告诉他打开书背元素周期表来得更有效。无论如何他也要背那个“H”代表氢,但说那么具体的细节很难激发他的斗志,给他讲“为什么”,他也许就去做了。
两种理解都是正确的,所以并不是说一种思维方式优于另一种,不过它们肯定是不同的,而且这里的差异很重要。原因是,抽象的“为什么”和具体的“是什么”这两种行为理解方式在立志效果上各有利弊。在不同情况下,一种思维方式可能比另一种更能有效地帮助人们实现目标,关键是要懂得针对不同情况而适当地转换思维方式。好消息是,这并不难实现。你只需要学习什么时候该想“为什么”,什么时候则需要想“是什么”就行了。
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发现在做有难度的事情时,用单纯而具体的“是什么”方式思考比深远而抽象的“为什么”来得更简单有效。
当我们做一件事经验丰富了,事情变得容易了,我们便开始用“为什么”来看待问题了——把重点放在意义和目的上。比如在一项实验中,对喝酒比较没经验的未成年人更倾向于用“吞咽”或“拿起杯子”来形容喝带酒精的饮料,而戒酒所的住院者更喜欢把喝酒想成“舒缓紧张情绪”或是“找乐子”。喝酒经验少的人想必是比较不了解“为什么”要喝酒,而酗酒者恰恰是知道太多喝酒的理由了。

也许这么看来,那些画着大山大河、用粗体字印着“团队精神”和“决心”等字样的励志海报并不是那么傻气的,不是吗?大多数人看着那样的海报,心想:“才怪!就好像我整天被迫盯着印有‘成功’的海报就会更有动力似的。谁在乎一张愚蠢的海报?”其实,你的潜意识的确在乎——而且它早已被影响了。 不过你并非一定要读到与目标有关的词才能下意识地触发一个目标。其他实验证明,仅仅是达标工具的存在就能触发那个目标的形成。从健身房旁走过就能触发一个人运动的意愿。看到一盘水果和蔬菜会使人想要健康饮食。(战略性地在生日或纪念日前带我丈夫路过珠宝店真是屡试不爽啊。)
他发现当这些学生在完成一系列难题时,那些把父亲和高成就关联起来并在做题前下意识地被提醒到父亲名字的学生做题更努力,成绩也更好。而且和父亲越亲近,这个影响就越强烈。
把健康的点心拿到你能看到的地方;把健身杂志放到厨房台面上;用大字列个每日工作清单放在醒目的地方;找个精致相框,在电话旁放一张妈妈的照片。不管你用什么做提示,只要使环境中充满暗示,你就能指望让潜意识辅助你达到目标了。

你那十几岁的孩子的屋里有提醒他写作业的暗示吗?(我父母在我上高中时曾给我贴过爱因斯坦和贝多芬的海报。他们这样做挺聪明。)你职员的工作环境中有激励他们热情、高效工作的暗示吗?在你家中有促使爱人更配合与支持你的暗示吗?当你思考能在这些环境中加人何种暗示时,请记住同样的触发点能引发不同的目标——因人而异。比如说,看重集体价值的人在掌握了大权的环境里往往会下意识地被触发社会责任方面的目标(像帮助别人或慈善募捐),而个人主义的人在同样的环境里则更多会被触发个人目标(比如在工作中拔尖或获取经济利益)。下功夫量身订制一些提示可能需要些创造力,但会有丰厚的回报。把追求目标的任务分配给潜意识,这样便可以为那些持续需要注意力的事省出有效大脑空间和精力。这是一个抵制诱惑和干扰的好方法,使你能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进。就像忙碌一天后潜意识把车开入停车库一样,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在不经意间实现了这样或那样的目标。
比如说,你选择的目标会影响追寻目标之路的兴致和趣味。它能影响到你会有多容易焦虑和沮丧,也能影响到忧愁来袭时你如何做出反应。最重要的是,它不仅能决定你的动机有多强大,还能决定面对困难时你能坚持多久。有些目标会使你不论遇到何种困难都更容易持之以恒,而也有些目标则注定了失败。我们现在该学会识别这些目标了。
所以回想一下你的高中或大学时光,你在班上是更注重发展能力,越多越好地汲取知识,还是展示给老师(或父母,或自己)你现有的能力?在你现在这份工作中,你会把新项目看作学习和积累经验的机会,还是让老板刮目相看的机会?当你的浪漫关系中出现问题时,你是更注重二人的成长,从错误中学习,还是忙着审视、判断对方(和自己)?换言之,你的目标是“表现”还是“进步”?
大多数人觉得这和智力有关,但出乎意料的是,这种想法是错的。你的聪明程度能影响你做一件事时感受到的难度,比如,一道数学题要多难才能让你感觉到有困难,但完全无法决定你解决困难的方式,也无法决定你是会坚持不懈还是会感到疲倦和无助。
研究成就的心理学家对不同目标带来的不同结果尤其感兴趣——你是注重良好的表现从而体现能力(“表现”型),还是注重进步、成长以及精通某种手艺或学问(“进步”型)?
心理学家把“表现”的意愿叫做“绩效目标”——展示自己聪明、有才、有能力或业绩优于他人。当你追求“绩效目标”时,你的精力被指引到获得一个特定结果上,比如考试拿A、达到一个销售目标、让迷人的新邻居答应和你约会或考入法学院。虽然不一定总是这样,但我们大多数人每日追求的绩效目标都和自我价值感紧密相关。我们之所以会选择这样的目标是因为我们认为达到这个目标能给我们带来某种肯定,会使我们看上去或自我感觉起来聪明、有才华、很抢手,然后我们用是否成功来评判自己。所以没有拿到A不仅仅让人失望,还意味着我不够聪明不够好;销售业绩不够高意味着我对自己的工作不擅长;当我的邻居对我不感兴趣时,我便是没有魅力、没有价值的;如果我考不进法学院,我就是个彻底的失败者。绩效目标都有一个“全或无”的特征——你或是达标或是不达标,非赢即输。有个词叫做“聊胜于无”,但这说法对“绩效目标”来说是行不通的。当你只在乎“表现好”时,“差不多好”和“大部分好”一点都不能带来安慰。
当你追求“表现”目标时,你会成为“自我应验预言”的受害者,相信自己不行,于是停止尝试,于是注定失败——这结果当然会(错误地)应验“我不行”的最初想法。(托马斯·爱迪生曾说过:“生活中的很多失败是因为人们在放弃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所以不难想象,绩效目标也能导致最低的成就,同时还伴随着大剂量的失望和自我怀疑。
取而代之,他们用“进步”来评断自己。我有进步吗?我在学东西吗?我前进的速度适当吗?重点不是一次的表现,而是长期表现。这种目标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与自我价值关联起来的,因为它们着重于自我提升而不是自我肯定。这种目标关系到你是否做出了最大努力成为最好最有能力的自己,而不是证明你已经是最好的了。

哪种目标对我更有益 我也希望有个简单的答案。这又是一个我要勉强承认“视情况而定”的问题。就像我前面提到过那样,有时“表现”目标比“进步”目标更能鼓舞人心。想证明自己聪明或有价值的人往往会用极大的精力和强度做一件事——有现实奖励时尤其如此。在一个实验里,心理学家安德鲁·埃里奥特和他的同事们让实验参与者玩一个类似于拼字的游戏。他们先摇一组骰子,骰子的每面都标有字母和分值,游戏参与者要用这些字母拼出尽可能多的单词并得分。一组参与者被植入“表现”目标的心理状态,他们被告知:“游戏的目的是为了比较每个大学生解决难题的能力。”而另一组参与者被植入追求“进步”的心理状态,他们被告知游戏目的是“学习如何把这个游戏玩好”。而每组中的一半学生又得知:如果表现够好便能在大学课程中得到附加分。大学生太爱附加分了,所以这对他们来讲是颇具诱惑的奖励。
所以当你在做比较简单的事时,注重于出色的表现,证明自己强大可能会是很有效的方式。 当路途不那么平坦时,另一个画面浮现了。当人们在处理生疏、复杂或困难的任务并遇到阻碍或挫折时,注重进步——而不是光辉形象——明显更加派得上用场。
这值得我们停下来思考一下。当你聚焦在“进步”而不是“表现”时,你会从两方面受益。第一,当事情变复杂时——复杂的情形、时间的压力、重重的障碍或意外的挑战——你不会垂头丧气,你更倾向于相信坚持就是胜利。第二,当你开始怀疑自己的表现时,你并不会因此而失去动力,因为虽然成功很难但你仍可以从过程中学习,进步也是完全可能的。所以当一项工作有难度,坚持不懈是取得高成就的关键时,追求“进步”的精熟目标具有明显优势。测试这个优势的最佳处所莫过于折磨心志、粉碎梦想的医学预科班。
所以如果你的目标是通过“表现”以示自己的聪明才智,那么“需要帮助”也许会让你感觉在承认失败。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寻求帮助是获取“进步”的绝佳方式。那些追求精熟目标而不是绩效目标的人们显然明白这点。
何不这样想:目标就像眼镜中的镜片。你追求的目标不但决定了你的视野,还决定了你看待事物的方式——你注意到什么,如何理解这些信息。失败成为一种反馈,使人进步;障碍是可以跨越的;难过能激励你从沙发上爬起来。更换目标就如更换眼镜——你的世界将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风景。
美国梦就是“进取”目标的完美展现——它弘扬的便是追星摘月、敢于冒险、走向辉煌的精神。相比之下,东方文化则更注重人际关系,而且以集体的利益为重——比如整个家庭的利益。当人们以自己在集体中的角色来选择目标时,自然会注重于预防损失。你在参与团体性运动时会对此有所感受——你觉得自己为队友的快乐与安好担负着责任,你不想犯错,你想当个可信赖的人。这就是“防御”型目标。
“防御”型家长会在孩子做错事时惩罚他,在他做对事时不再惩罚。也就是说,把事情做好你就安全了。比利作文拿C回家后,爸爸妈妈发飙了。他们对比利大喊大叫,警告他这种成绩是不被接受的,然后惩罚他回屋面壁不准吃晚饭。他很有可能还会被禁足一段时间。当他拿A回家后,没人喊叫,有饭吃,有自由。比利很快明白,如果他按父母之意行事,生活就会和平、没麻烦。一旦犯错,他便担心地等待着惩罚。他逐渐会认为达到目标是为了避免损失——避免坏事发生。慢慢地,他的目标观也由父母转移到外界——一个安全胜过遗憾的世界。

“进取”型家长在孩子做对事时给予表扬与亲昵,而在孩子做错事时会对示爱有所保留。当苏西举着拿A的作文回家后,父母会散发出骄傲的光芒,夸奖她多么优秀。当她拿C回家后,父母会摇头叹息,不表示安慰与亲昵。苏西很快就会明白达到父母的期望值便能得到自己所需的爱,而让父母失望自己会孤立无援。她逐渐就会把目标看作得到父母的爱与认可的机会。慢慢地,她把这种观点从父母身上转移到外界——一个胜者为王的世界。
我们发现只有“进取”目标成功史能预示出乐观特征——那些在“防御”型目标上成功的人也开心地与我们分享过去的成功经验,但被问到未来的成功时,他们只字不提。
我们曾对两类问题进行评估——自我感觉(“我很棒”)以及对自我能力的判断(“我能把事情办好”)。那些擅长达成“进取”目标的人对这两类问题都做出肯定的回答,而擅长“防御”的人则只对后者做出肯定——他们承认自己曾经做成很多事,但说到“个人”,他们都显得不那么舒服。过多的自我欣赏对他们来说是危险的,也是承担不起的奢侈。他们很正确——如果你在追求一个“防御”型目标,极有帮助的策略便是“防御性悲观”。心理学家朱莉·诺勒姆在她的《负面思考的正面威力》一书中指出:“防御性悲观比悲观强大。放低期望值——想象结果可能不尽如人意——能启动人的反思过程,把各种可能性在脑中预演一遍。”
防御性悲观者能通过想象一切出错的可能来使自己为迎接前路的挑战做出最充分的准备。在追求“防御”型目标的过程中,防御性悲观也成就了最高的警觉,最强的动力。
乐观的确很好,尤其在追求成就与荣誉时。而另一方面,更悲观的现实主义在确保安全和避免重大损失时则是非常宝贵的。使你的观念与手头工作的性质相匹配,你就能获得最强大的动力,从而展示出最佳的表现。
我们追求“进取”目标时会对成功命中的潜力非常在意——我们竭尽全力放手一搏。“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是典型的“进取”型理念。对追求“进取”目标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错失良机”(鹿在却没打)更糟糕的事了,因为这样白白浪费了机会。所以“进取”型的人在类似情形中习惯于持肯定态度——他们会开枪。心理学家称这种心态为“风险偏好”,他们不但能命中更多目标,也会发生更多误报。他们也许的确更有可能猎到鹿,但同时也因乱放枪而吓跑了更多的鹿。
“风险偏好”与“保守偏好”在每个角落中都能得到体现。比如说,追求“防御”目标的人喜欢做那些一成不变的事。比起未知中的险恶,他们宁可与熟悉的魔鬼为伴。这样的保守本质使他们与爱冒险的人比起来更少拖延——他们怕无法按时完成任务。
用“防御”策略来实现“防御”目标,用“进取”策略来实现“进取”目标。这样的搭配会给你的动力加入兴奋剂。希金斯认为,用最合适的方法为目标奋斗能给目标带来额外的价值——做这件事时你感觉就是对。希金斯和他的同事通过十几个实验发现,当人们的目标与策略相匹配时,用“感觉对”的策略能使人更加投入更加坚韧。因此人们更有可能成功实现目标,并享受其过程。
许你现在明白了为何自己总是个冒险家,或是总把风险当作瘟疫;为何你不习惯于过度乐观,抑或存在不可动摇的信心。你也明白了为何有些事自己总是做不好,而另一些事又显得轻而易举。
我们在两个实验中观察了戒烟和减肥训练班的成功率状况,发现“进取”型人群在前六个月内成功率极高,但“防御”型人群则不会得意忘形,能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更好地保持战果。所以最佳策略是用“进取”方式逼近目标,聚焦于戒烟(或减肥、找新工作)能带给你的收获,一旦达到目标,再用“防御”方式进行维持,免得前功尽弃。
“进取”使人热血沸腾,“防御”使人如释重负。
建立有意义的人际关系,自我成长与发展,回馈社会——这些都是可敬的目标,而且它的价值远远超出“高尚”二字。追求名誉、财富、他人的崇拜确实少了几分高尚。这些追求完全可以被理解,也非常普遍(尤其在这个真人秀横行的年代里),就是并不怎么让人敬佩。只追求形象和财富的人通常较少快乐——即便在他们得到名誉与财富后。这又是为什么呢?难道实现目标不该使我们除了快乐还是快乐吗?
如果你想真正快乐(并且动力十足)的话,你不光要注重目标所含的内容,还要顾及目标的源头。你为考上医学院而肩负着压力,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梦想还是父母的要求?你为一个项目而努力,是因为你想做成它还是因为这是老板的指令?为了外在压力而追求目标的人,即便追求的是高尚、有价值的目标,也不会付出所有努力,表现也通常差强人意——他们运用肤浅的策略,而那些策略只能让他们马虎过关。我课堂上的很多学生一个学期都不会打开课本,只在大考前一天晚上点灯熬夜。最终他们也可能及格,但几个月后就把那些知识忘得一干二净了。
奖励不是唯一可以破坏内在动力的举动。威胁、监视、限期以及其他压力也都能做到,因为我们会感到受管制,不再能完全掌握局面。可惜,我们的工作环境中充斥着类似的破坏力量,一口口吞噬着人们的投入感。让他人觉得有选择权,承认他人的内心经历都能挽回他们的自主感受——使他们觉得自己的行动自己做主,从而找回自主权。既然奖励、威胁、限期以及其他行动导致的后果都是生活中必然存在的,学会如何制造“自主支持”的环境、保护内在的动机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人类的三种基本需求。不是所有目标都能带来长久的快乐和幸福,不论你是否能实现它。那些能满足人类对关联感、胜任力与自主权这三种基本需求的目标才能带来我们想要的快乐与幸福。

☆闪光的不一定是金子。追求受欢迎度、名誉、财富等关乎自我价值外在肯定的目标不仅不会使你快乐,还会干扰你对真正有益目标的追求,从而降低你的幸福感。如果你有类似的目标,现在便是弃暗投明的时候了。
有一种点燃热情使人投入的方法便是启用“为什么”式思考。在第一章里你读到过人们可以用“为什么”做事或做事的具体步骤“是什么”这两种不同方式来看待目标。多运动这个目标可以被看做是“为了更健康更有魅力而努力为什么”),也可以是“一周去三次健身房使用踏步机”(“是什么”)。研究表明,“为什么”式思维能使人更具动力与精力——不难看出为什么。当我们从宏观角度看事物时,我们会提醒自己达到目标的重要性。
另一个达到简单目标的方法是采用“进取”型策略。仅仅知道任务的简单就能带给我们自信与乐观。当我们有信心成功时,“进取”型目标能带来最大的动力。(相反,这时要避免采用“防御”型目标。当你进入“防御”的思维模式时,过多自信会导致漠然与疏忽。)若想使目标以“进取”为重,请问问自己能从中获取什么,而这些利益又是如何与你的期待、梦想与抱负紧密相连的?
“防御”型思维方式的人几乎从不拖延——拖延使他们疯狂。他们觉得唯一脱离危险的方式便是立即行动。所以如果拖延是你的毛病,你需要试图去想失败可能让你失去的一切。我知道这不好玩,但成功需要代价。
首先,你必须确定一个具体的目标。我在第一章中讲过,最具动力的目标是那些具有极强挑战性(但有成功可能)且清晰确切的目标。“减10磅”是比“减肥”更有效的目标,因为你将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否达标,还差多远。如果目标太模糊,我们容易让自己蒙混过关,尤其当目标艰难、任务艰巨时。
其次,把“为什么”式思维转换成“是什么”也会对你有益。“我需要做什么从而达标?”就按字面意思理解并思考这个问题,对正在试图实

当为“防御”目标奋斗时,悲观能带给我们力量。感觉到失败的可能会刺激我们的警觉,增强不惜一切代价达标的动力。当我们想着可能失去什么而不是得到什么时,我们更不会轻言放弃,不论情况有多艰难。
我不再想证明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我的目标变成了“在做妈妈这个角色中不断进步”,并试着学习具体问题所需的技巧和耐心。随着不断地学习,我的焦虑和抑郁症状也减轻了。
通常,经历过健康问题或其他可怕事件的当头一棒,人们的目标会转变为“防御”型。只要你保持这种目标型便能轻松打败诱惑。
“>有些人凭直觉就明白这些,也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创造的动力。在我还是学生时,我们的研究生班上有一位本科学心理学和创意写作双专业的学生。他把业余时间都用在写诗和参加写作课程上了。在我看来他对诗词的爱好远远大于心理学。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选择当心理医生而不是诗人呢?”他说他希望可以一直热爱写诗,他知道一旦以写诗为生,他的兴趣和天赋都终将泯灭。为了把爱好从截稿时限、公众舆论等强制性影响中保护起来,他选择成为一名心理学家,而诗词则是属于他本真的自主选择。
如果你想使奋斗之路更有趣,试着多想想“进步”,而非“表现”。很多项研究表明,那些目标为学习、成长和发展技能的人在学校及工作岗位中更爱他们所做的一切。总的来说,他们更享受自己的生活。我在第三章中提到过大学一年级化学课上的学生。那些聚焦于获取知识(而不是展示能力)的学生更觉得化学有趣,也更享受课堂时光,他们更有可能觉得课程引人入胜。我们惊讶地发现,这个“进步”型目标产生的影响完全与学生之前的成绩无关。不论成绩如何,怀有这种目标的学生都更热爱学化学。“进展”型目标能让我们从经验中收获最多,不论表现如何。
你需要避免的是那些为了名利、威望或财富而追求的目标。让别人决定你的价值是一件糟糕的事。即便你能达成这些目标,你所获得的快乐也都将是过眼云烟,因为你最真切的需求并没有被满足。实际上,追求这些目标会让我们更痛苦,因为它夺走了我们本该追求的一切。
>如果你和学龄前儿童相处一段时间,就会发现他们才不在乎自己是否有名、有人气,他们对钱的兴趣只表现在偶尔有想吞食它的冲动。他们在乎什么呢?他们在乎自己是否从看护者那儿得到养育(关联感);他们在乎学习:学爬、学走,学着把木块放到形状相符的窟窿里(胜任力);他们还很在乎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自主权)。众所周知,试图对婴孩施加管制是件多么困难的事——他们是勇猛的自主权卫士。每当我听别人说起“儿童的智慧”都会很反感,因为说真的,我们成年人聪明多了,起码我们不会把零钱放到嘴里。不过我也要承认,孩子对动力的直觉是完全正确的。他们会选择能满足真实需求的目标,而不在乎其他。这至少部分解释了为何儿童总是比成人快乐。
不过我也要承认,孩子对动力的直觉是完全正确的。他们会选择能满足真实需求的目标,而不在乎其他。这至少部分解释了为何儿童总是比成人快乐。
事宜决定相应的目标型,这是至关重要的。
有几种策略可以增强他人对目标的接受度。首先,试着使员工或学生觉得他们有个人控制的空间,因为这样能增强他们的“自主权”感受,减少“被分配”感受。第一,人们喜欢有选择余地——哪怕只能二选一也好歹是个选择。其次,即便目标是既定的,你也可以让他们自由选择达到目标的方式——这也能给他们带来“选择感”。比如,在我教的社会心理学课程中,学生除了考试好以外没有其他能带来好成绩的选择了。所以这个目标是由我来定的,但我会让他们选择考试的形式——选择题还是问答题。这就让学生们能根据自己的偏好和能力来选择适合自己的形式,在达标过程中有一定的自主权。当人们在工作和学习中能拥有选择时,他们不仅更有动力,还更轻松平和,因为他们对局面能有所控制。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于1870年2月7日在奥地利维也纳出生。他对当今的心理疗法以及对心理疾病的认识做出了极大贡献。他从整体角度看人,而不把人当作一系列欲望和本能的总和,从而改变了心理学理论的本质。有趣的是,阿德勒的学术生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最爱把自己童年里发生的一件事告诉那些学习有困难的孩子们。曾有一位老师让阿德勒的父亲带他找个鞋匠做学徒,因为无论如何他也无法毕业——对学校没有兴趣的阿德勒数学不及格。阿德勒决定让老师看看他的厉害:在短时间内,他的数学成绩成为全班第一,他对学习的投入再也没有动摇过。
几乎一切目标都在相互竞争,因为时间有限,只允许你选择一个来执行。比如说,我用来写这本书的时间还可以用来陪孩子或者做运动(倒吸一口凉气)。但这并不是一个无法逾越的困难。想当一名作家、一个母亲和一个健康人的目标并不是互相排斥的。只要安排妥当,这三件事——甚至更多——都有可能做到。当你遇到本质上相互矛盾、施行一个意味着放弃另一个的目标时,真正的挑战就来了。你无法一边勤俭节约一边坐拥奢华;无法一边环游世界一边享受家的舒适;无法一边享受着丰富、美味的食物一边减肥。这最后一点是减肥者面临的最基本的问题,也解释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减肥失败。
我学会对体重的“自我监控”是付出了代价的。现在我每天称体重,一有增长我就会吃得健康些,再做些运动(是的,运动)。我不想让体重失控、衣服变小。强制性的每周体重检查及每日饮食报告就是一些减肥中心的高明之处,虽然占用不少时间,但会让你定期了解自己的减肥状况,知道自己离目标还有多远。这种减肥项目实际上就是“自我监控”的课程。
有两个从目标中脱离的好理由(都与能力无关)。首先,每天时间有限——由不得你选择。纵使你能有天大的本领,也无法拥有所有的资源——你的精力有限、时间有限。每个人都需要做出选择,因为包揽一切是不切实际的。读这本书能帮助你更好地掌握时间,但无法改变你一天只有16—18个可用小时的事实(我绝对属于支持多睡的人,所以我们就按16小时算吧)。

代价过大是另一个放弃的好理由。事态一直发展,而目标有时会变得出乎意料地复杂和令人不悦。有时候,你根本没搞清自己踏入了什么浑水。这时,最聪明和健康的做法是重新审视你的选择。
研究显示,当放弃一个目标能引向另一个目标,或跟另一个目标密不可分时,人们对这个过程会更适应一些。把不现实的目标换成能带给你使命感和归属感的目标,你才能往前走、不回头。
坚韧吗?愿意为目标长期投入、在困难面前也不退缩的人比没有坚韧精神的人更易成功。 ☆坚韧起来。你可以通过选择合适的目标来增强坚韧度:“进步”型以及自主选择的目标能使人保持长期投入的状态。 ☆怪你不努力,不怪你笨。
☆你无法拥有一切。
当他人遇到困难时,给予使他相信成功仍可触及的反馈是关键。没什么比自我怀疑更使人泄气了(尤其对进取型个性的人来说。用“收获”眼光看待目标的人对悲观批评最敏感)。所以当你给出负面反馈时,要注意如下几点以确保听者受益。
不要说你的交流技巧太差了,而应告诉他们具体该从哪些方面改进(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怎么说等)。
“当我们觉得事态不在控制之中时我们会悲观甚至抑郁,反之,有控制能力时我们会更自信、更乐观。所以当你提出批评时,千万确保不要剥夺对方对自身表现的掌控感。当对方表现不理想时,别让他脱离了干系——不论这样做是多么容易。我们需要对自己的失败感受到责任,从而才能感受到我们还有改变的能力。别怕告诉别人他不够努力或需要尝试新方法——如果这才是实话。不过请具体指出职员或学生力所能及的改变,从而保护他们的自信。

试图安慰他们:“别难过,你尽全力了!”虽然这种反馈的意图是好的,但你必须尽一切可能避免。首先,研究显示,在努力没有带来相应的结果时听到对付出的赞赏更会让人觉得自己笨——与你的意图恰恰相反。当认真付出没有得到相应的成效时,避免任何赞赏的话语,把反馈焦点集中在纯粹的信息上。哪里能够做得不同?如果努力不是问题,那么往往低效策略是罪魁祸首。更好的计划是否能帮得上忙?当你的责任是给予反馈时,请你记得:帮助学生或职员找到改进方式与意识到哪里出错同样重要。

准则一:赞美必须真诚——或者至少听起来是真诚的。缺乏诚意最明显的体现之一莫过于包含其他不明的动机。如果别人觉得你在试图操纵他为你做什么事,或者你只是想哄他们开心,那么你的赞美便会显得缺乏诚意。当你的赞美热情过头时也会显得虚伪(“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的四分之一年度报表!”),所以要小心,别太亢奋。
准则二:你的赞美要着重于对方控制范围之内的因素。如果夸赞别人天生或固有的能力,事情一旦变困难,问题就该出现了。你看,如果你对一个考试拿了高分的孩子说:“汤米,干得好!你太聪明了!”那么下次他没考好时会怎么想?反之,夸奖他的勤奋、毅力、有效策略和决心会让他明白这些才是成功的要素,这样在他遇到困难时才能迅速恢复并应对。

别说:汤米,干得好!你太聪明了! 请说:汤米,干得好!这次你为准备化学考试做出了不小的努力,我真为你骄傲!你学到的真不少!
准则三:当你给予赞美时,切勿把对方与他人做比较。与第二条相似,与他人比较容易使我们从能力的角度看成就,从而忽略了更可控的因素,例如勤奋与方法。研究显示,当学生和职员明确得知自己的表现将被与他人比较时,他们更注重于表现自我——以证明自己的技能,而不是发展那些技能。当得到的赞美侧重于与他人的比较时,我们会太过注重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形象,于是只顾忙着继续证明自己。而这会影响我们今后的成绩。
别说:丹,你是全系最好的研究生! 请说:丹,你比刚来的时候进步太多了!你真的已经成长为一名一流的学者了!
准则四:表扬不能剥夺对方的自主感受。你是否还记得奖励与压力都具有控制力?它们使人把注意力从着手的事物本身转移。告诉别人“如果能把这种表现继续下去,你将获得奖励”或者“如果你能坚持住这种表现我会觉得你非常了不起”,会把焦点转移到外在认可上——例如奖金或爱。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原本有内在动力、对所做的事感兴趣并热爱的学生或职员慢慢因外界因素变成为了获得赞扬(或其他好处)而行动。让你的赞美之词有具体对事的针对性,试着尊重他人的感受和选择,支持他人的自主权。
别说:安妮,如果你能把数学成绩这么好地坚持下来,我会为你骄傲的。 请说:安妮,我真为你骄傲!看见你对数学那么有兴趣我真高兴!

「The Talent code」 Amazon Comment

Screen Shot 2016-05-02 at 2.42.24 PM.png
看完了Kindle的Sample,不打算买这本书了,放上一段儿Amazon上的书评,似乎就够了。
Want To Be Great? Better Get Busy!,
By Daniel L. Marler
How do people get good at something? Wait a minute, that’s the not the right question, how do people get great at something?

Well, frankly, there has been a significant amount of research on the matter of human performance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kill/talent. Author, Daniel Coyle, has looked at the research and he also went on a road trip to what he calls “talent hotbeds”, places where great talent has been produced out of proportion to their size and perceived stature; for example, a Russian tennis club, a music school in Dallas, a soccer field in Brazil, and others.

Coyle shares what he learned in this excellent book, “The Talent Code”. The Talent Code covers three basic areas:

1) Deep practice. Practice is important to world-class performance. I guess everyone knew that already, huh? Well, sometimes, it doesn’t hurt to remind of everyone of the obvious. What might be a little more helpful is the understanding of “how” to practice. What constitutes “deep practice”? This is the kind of practice that separates the great from the not-so-great.

The understanding of “deep practice” involves an understanding of a substance called “myelin”. Myelin is the insulation that wraps around nerve fibers. According to Coyle, myelin turns out to be a very big deal in the development of skill. Myelin is increased through deep practice and, in turn, increased myelin affects the signal strength, speed and accuracy of the electric signals traveling through nerve fibers. This increase of myelin and its effect on neurons has more to do with skill development than had previously been realized.

2) Ignition. If a person is going to invest the amount of time and passion and concentrated, difficult practice that produces high-level skill, that person will have to be deeply motivated. This is the aspect of skill development that Coyle refers to as “ignition”. Coyle writes, “Where deep practice is a cool, conscious act, ignition is a hot, mysterious burst, an awakening.” This deep passion is a necessary part of the attainment of great skill.

3) Master coaching. World class talent requires help and feedback and guidance from disciplined, committed, coaches. Think of this as the wise, older sage who can tell the student what he can’t tell himself. The development of great skill seems to require the help of people who have the ability to grow talent in others.

Much of the content of “The Talent Code” reminded me of the book, “Talent Is Overrated” by Geoff Colvin, they contain many of the same insights regarding the development of talent. I loved both of these books and they are both worth reading. One of the encouraging and motivating truths that these books reveal is that great skill can be attained by virtually anyone who is willing to sincerely and passionately make the necessary commitment to its development. But, as one of the lines in the book suggests . . . “Better get busy.”

Dan Marler
Oak Lawn, 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