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力 – 书摘(1)

游戏力,被很多人喻为亲子沟通的“双向翻译机”。

与孩子有效沟通的第二步,是将我们的关怀、爱心、赞赏、鼓励、期望和界限等 等,“翻译”成让孩子更容易理解和接受的语言。
游戏,是孩子的第一语言。如 果我们想告诉孩子什么,那么最好的方式是“玩给他看”,而不是“说给他听”。
游戏是生命的本质。 ——罗杰斯与萨依尔(Cosby Rogers and Janet Sawyer)
还记得孩子在襁褓中,对你满含爱意的凝视吗? 还记得他蹒跚学步时,摇晃着扑向你怀里的情景吗?
还记得在床头跟她讲故事的温馨时光吗? 还记得与孩子手拉着手,谁也不做声,一起散步走过的那条小路吗? 身为父母的我们,一想到这些温暖的场景与时刻,再苦再累,也会觉得值得。
但幸福似乎总是那么短暂。我们更经常地发现,自己与孩子陷入了战争状态,不 可自拔,所渴望的亲密交流变得遥不可及。

孩子旺盛的生命力与天生的好奇心,很容易演变成为“无理取闹、惹是生非”。
我女儿还在幼儿园时,发明了一个很棒的游戏,使我能以游戏的方式提醒她 上学不要迟到,而不是大喊大叫。
一天早上,她下楼来,在门后躲着,轻声地跟 我说:“现在假装我还在楼上,我们就要迟到了,你真的很生气。”
有一些孩子是领导者,而另一些则是跟随者;有一些喜欢过家家,而另一些热衷于踢足球。但几乎所有的孩子天生都热爱游戏,在两三岁的时候,这一点尤为明显。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游戏都可以发生,在这个充满幻境与想象的世界里, 孩子可以毫不费力地随意出入。对成人来说,游戏意味着休闲,但对孩子而言, 游戏却是工作。

一般来说,一个不愿意或没有能力投入游戏活动的孩子,都有着必须重视的心理问题,就像一个成人没能力工作、或是不愿意谈话的情况一样。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游戏的“另一面”。游戏当然具有好玩的一面,但是, 它同时具有深刻而复杂的重要意义。
在生物界,智慧越高的动物,玩游戏的时间越长。与鼻涕虫和树木不同,人类对于世界和自身的了解,都是通过主动的探索和实践来进行的。
游戏是孩子向成人学习角色和技巧的途径,就像幼狮们从厮打当中获得的学习一样。不同的是,人类世界的儿童们不仅学习相互争吵,也学习和谐相处,过家家就是一个重要的学习途径。当孩子对世界和自己开 始形成认识,他就会变得自信和成熟。
我女儿的学前班老师告诉我说,学前班的孩子一天要笑三百次。如果我们都能达到这个水平,那我们会多么开心?让我们享受更 多的欢乐吧 —— 唱一些傻乎乎的歌,假装不小心摔一跤,说话的表情也不妨夸 张一些,抡起枕头打场架,再说一些笑话。
我们能够以游戏的方式,或是更感性的方式来互动,不管是做家物、运动、做功课、 看电视、或是建立规则。

“我们来假装我是你女儿,你是我爸爸,然后你在生我的气。”我心里 说,这一点根本用不着假装。但是,很快我的怒火就不见了,两个人都喜笑颜开。
对于这些孩子的孤独感,大人最有可能的反应是生气或担忧。我们大都会把
重点放在恼人的表面行为上,而看不到他们内心深处所掩藏的痛苦,或是我们清楚地看到了痛苦,却也无能为力。
我在前面曾提到过,大孩子将游戏定义为自己与朋友一起做的任何事情, 而对学龄前儿童来说,游戏却是他选择去做的任何事情。游戏之所以有魅力, 部分原因应归结为这种主动选择。

我让一个娃娃满怀恶意地说: “老天爷,她不会自己换衣服哪!她不知道怎么穿衣服啊!”另一个声音则颇有 信心,愉快地回击说:“她会的,她真的会自己换衣服。”第一个声音又说:“噢, 不,真是可笑,她只有五岁哪,她不可能会自己换衣服。”

艾玛自己换衣服时, 我让第一个娃娃都正好没看见,于是,她总会说,“看哪,她根本不是自己穿的衣服。”
第二个娃娃呢,却总是高声反驳,“是她自己穿的!你没在看!”这真是 没有办法的办法,却立刻见到了奇效。
在这个时候,艾玛不仅自己穿好了衣服, 还笑得乐不可支,不再哼哼唧唧了。我也是开怀大笑,不用暴跳如雷地催她了。

如果孩子担心受伤,害怕被拒绝,对这个世界缺乏探索的信心,那么他就会逃避: “我不想要……”“我不会……”“汤米在打我!”这些都是他们的口头禅。
治疗这些孩子的无力症,我们的药方就是,全身心地与孩子一起游戏,帮助他们走出困境,建立自信。

这个游戏让孩子处于强势的一方。让被打针的一方变成给别人打针的一方, 这种角色转换虽然简单,效果却令人满意。

如果孩子不能运用游戏使自己康复,他就可能被坏情绪淹没,乱发脾气。

他们可能把气撒在别人身上,到处顶撞他人,稍不如意就痛哭流涕。有些孩子则会 躲进房间里,把所有的情绪出口都统统封堵起来(双目无神地看着电视,强迫性 地不停换台)。
他们看起来无精打采,了无生气。这一类情绪症状经常被大人忽略,因为“安静”的他们常常被认为是“好孩子”,但这种情绪可不好受。

成为会玩游戏的父母

很多父母告诉我:“我没法像你一样,能装得傻乎乎的。”我不知道这是夸我 呢还是骂我,但不管哪一种,这只是一个练习问题。我的女儿可能不同意,但我的确是经过刻意训练才变得这样傻乎乎的。

孩子不会说: “我今天在学校过得不好,我可以跟你谈一谈吗?”可他们会说:“你可以跟我玩吗?”如果我们同意,他们会将发生的事尽可能地表现出来。
他们也有可能什 么都不说,而是等我们主动提出要求。游戏结束,我们可能已经帮助孩子增强了 自信心,他心中也感受到了关爱 —— 有了这些,他们才能够重新回到学校,自 己解决遇到的问题。
与孩子相处时,带上你所有的智慧和法宝,然后坐到地板上。 ——欧马利(Austin O’Malley)
向孩子伸出援手
游戏是孩子主要的沟通方式。禁止孩子游戏,就好像禁止大人说话和思考。
想在每分钟都控制孩子如何玩游戏,就好比要控制大人所说的每一句话。

以下列举的这些情况,孩子更需要大人的主动参与:
· 当孩子很难与同龄伙伴或其他成人建立联结时;
他们可以角 力、玩枕头大战、或者骑在爸妈背上在家里四处游走;再多拥抱拥抱,给他更多 的依偎。如果奥斯汀开始变得烦躁,就稍做休息,再回去游戏。
· 当孩子不能自发地、自如地玩耍;
换言之,有些孩子不用教就知道如何游戏,另一些则需要专门指导一些游戏 规则、技巧和运动精神。这些指导,当然也是成人的另一个角色功能。
我常惊讶 地发现,有些孩子想游戏,但不知道应有的规则,没机会练习应有的技巧,也无 法接受输掉游戏的事实,这些都让孩子很难自发自在地游戏。

· 当孩子的生活出现一些变动,如:上幼儿园、弟妹出生、有亲人离婚或死亡等;
琳达发明了一个叫做“充电”的游戏。她把每个孩子轮流抱在膝头,告诉他 们妈妈要用“爱”给他们充电,然后从他们的脚趾亲到头顶。之后她又加进一个 元素,叫做“爱之蛋”。
她假装把一个蛋在他们的头顶上敲破,用手指把蛋汁抹 进头发和皮肤,直到全身都布满为止。两个大孩子喜欢极了这个游戏,每天都要 求玩。

· 当孩子处于危险时。
放下身段的重要性 在这里,“放下身段”有两重意思,其一是说大人必须俯下身子,坐在地板
上和孩子真玩起来。其二则是比喻义,指的是大人在心态上要迎合孩子,他们想 玩什么就玩什么。

如果孩子是在孤寂状态中,那他就会不停地重复玩同一个游 戏。此时,如果妈妈横加批评、斥责,那只能加重孩子的孤寂感。
孩子需要先得到认可,感受到我们对他的热情,才能摆脱他们目前的困境。因此,即使你的目标是让孩子停止这种暴力游戏,唯一有效的办法是先和他玩一阵子。在这个过程里,他才有时间尝试新游戏,并且才有机会以新的方式,处理自己攻击的冲动。

看到两个孩子打架时,我的绝招就是大喝一声:“你们有本事,就跟大块头的打!” 然后就张牙舞爪地扑上去。交战的双方都会掉转枪口, 一致对我,然后我就装出惊慌逃跑的样子。一点点变化就能改变游戏的性质。

早教专家们认为,游戏时间的延长,对于幼儿的生长发育是一个莫大的福音。但一个不幸的事实是,在青春期或刚刚成年时,身为大人的我们差不多都不再玩游戏了,我们甚至已经忘了怎么游戏。我们以体育竞赛或度假休养取代了游戏,但这些活动都比不上儿童 游戏的自由自在和充满想象。
“和孩子一起玩不可能一直都有趣,但我还是会坚持,我知道最后我们都会更快乐。而且,我用他们的方式玩得越多,他们也就会越愿意在日常生活中配合我。”

男人们有一种倾向,倾向于不愿相信自己对于他人的价值,也不愿相信别人对自己的爱;他们倒能坦然接受被取代和被交换的命运。
我常想,为什么父子之间经常会玩掷球游戏?我认为掷球游戏在“距离”间搭建了一座桥梁,而“距离”一直是使男孩,以及男人,感到纠结的东西。
随着越来越多的男人克服心理距离,走近孩子,我们的家庭教育将变得越来越完整

我在工作中最常做的事,便是先运用游戏与孩子建立 联结,然后邀请大人参与进来,指导他们如何与孩子联结,如何最大化利用游戏 时间。

这些都是因为社会把他们视为保姆,而 不是儿童教育与游戏的专业人员。高效的游戏领导者,不仅需要专业技术、富有 创造力、具备好奇心,还要拥有儿童心理学的知识,富有幽默,有领导力,以及 建立社群的能力……他们更需要知道儿童游戏的原则。

他们会站在床上,假装地板上都是炽热的岩浆,自己必须站在床上才安全。 她说:“有时我们会解救对方,有时我们会把对方推挤下去。”而他们运用这个游 戏来传达生活中的重要议题:失败、危险、解救、或者攻击。他们不用多想,就 可以依据当时的情绪来调整游戏方式。这就是“对准频率”。
原话:“这个作业真是蠢透了。” 翻译:“我觉得很沮丧,因为我还不会做分数的习题,你可以帮我吗?” 明智的回应:“我很愿意帮你一起弄懂分数。”
原话:“我讨厌你。” 翻译:“我还不知道怎样对我爱的人生气,真困惑。” 明智的回应:“我爱你,如果我对我爱的人生气,大概我也会困惑。”

当孩子的行为不合常理时,我们就需要试着用这样的方式进行翻译。
即使孩子说的事似乎不重要,听上去很蠢,我们 仍然必须耐心倾听。这一点很好理解,因为他们首先想确定我们是否认真在听, 会不会打断或责骂他们,然后才决定告诉我们一些重要的事情。

联结,是一种状态,它容易意会,却很难言传,我们在生命的不同阶段要经 历不同形式的联结。在婴儿期,孩子和他所依赖的大人之间的联结,经常表现为 一种“目光之爱”:深深的彼此凝视,目光间流淌的情感,是相互归属和融为一 体。无论童年、少年、还是成年,我们与父母、手足、朋友、伴侣,都在不停地 联结、断裂、重新联结。后来,我们和自己的孩子也有了这样的关系模式。

当孩子饿了、累了、寂寞了、伤心了,那么他就需要有人照顾、抚慰,就好像他那个水杯空了,需要加水一样。

“令人嗔目,胜过无人注目”。不幸的是,大人们常常还是不予理睬,使他们蓄杯的要求更为绝望。

日常生活里的不安和挫折,疾病、事故和创伤,都会将孩子的杯子倒空。对孩子打骂、严加处罚或者不予理睬,只会使他们的杯子空得更快。孩子本指望我们来加满杯子,现在杯子反而被我们打翻在地,那么孩子会作何感想呢?

杯子破裂了的孩子早已习惯了杯子里空空如也,所以他们看上去也是一脸的 冷漠和空虚。他们心不在焉,或者变得非常忧郁,也可能充满恶意。
一些心理学家 相信,很多情感表达都是从“我可以伤害你,但我不会那样做”这样的信息演化 而来。亲吻表示“我可以咬你,但我不会那样做”,而爱抚表示“我可以打你, 但是我不会那样做”,挥手或是握手则表示“你看,我手上没有武器”。换句话说, 假装进攻的游戏,真正的结果却可以重建联结,表达情感。

对于年龄很小的孩子来说,模仿他们的“镜子游戏”是一种完美的联结游戏。我最喜欢用这种方式来换取婴儿的笑。

对于大年龄的孩子,镜子游戏依然可以适用。我经常学大孩子走路或者站着 的样子,尤其对于那些少言寡语的孩子,这样做的一个目的是建立联结,另一个 目的是和他们建立同盟。当然,首先重要的是,千万别让他们觉得是在被嘲讽。

如果你试着用不同长短的时间来蒙住脸,例如半秒、两秒、或三秒,你会发现某一特定的时间间隔,将会带来最大的笑声。时间太短会没有神秘感,而时间太长 又会造成恐慌。抓住合适的时间间隔,你就能体会到人类联结、断裂与重建联结 的真谛。
在那之后,当孩子的游戏变成拳脚相加,打架、咬人、吐口水什么都上的时 候,我就会和他们玩这个游戏。我会说:“你刚刚踢了我一个爱,现在我要抱你了。”有时候他们会说:“不是,这是一把‘恨之枪’。”我会说:“喔,那它一定 坏掉了,因为我只想要爱你。”

我会说:“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几百年都 一样。”孩子会过来试试看,我会紧紧抓住他们,挣扎一阵子后才让他们逃开。 这样的游戏再简单不过。在他们逃开后没多久,我会假装自己刚发现他们逃走的事实,然后问:“你看,你逃不走的……咦,你怎么逃走了,你怎么逃走的?”

人们多半不会意识到“你是讨厌鬼”这句话,其实是“我喜欢你”的小孩版本。所以,我对他说:“我今天和你玩得很开心,我真的很喜欢你。我知道说再见真难过,对不对?”他想了 一下,然后以非常轻松的声调说:“我们可以再玩一次袜子游戏吗?”我们于是又玩了一次,然后他非常骄傲地送我上车,用力地跟我挥手再见,并对他的妈妈 说:“他下星期还会再来。”打开孤独之门的关键,就在于把他的表面攻击,翻译 成为建立联结的内心请求。

几分钟的混乱过后,我敲了一阵门仍没有响应,就从门缝里塞进了“爱的纸条”。杰利还不会读写,所以我写完字条送进去后,还得大声读给他听。第一句: “我爱你,请出来跟我玩。”然后塞进门缝里。他撕破了纸条,扔还给我。他也 不是什么都不会写。他也给我写了个字条,上面只有一个“呸”字,那是他唯一 会写的一个字。我大叫一声“啊!”,装出吓着的样子。然后我再写第二句,塞进 门缝的时候就“读”出来:“我好害怕,但是什么也不能让我离开你。”这个游戏 很有趣,但包含着深层的情感问题。

任何游戏都可能是联结的开始。当孩子假装开枪射你,说你死了的时候,你就装着被打中倒下,然后夸张地倒在他身上,只要孩子在笑,就表明他在享受这 个过程。抓住他的脚,哀求他带你去看医生。如果你的女儿骂你笨,你就装着笨 到极点,连她和枕头都分不清楚。
重建联结势必会经历一些痛苦,所以孩子宁可选择孤独, 也不愿意重建联结,直接面对这些脆弱的感受。成人通常也会为了同样的理由而 躲避联结。

我们很容易忽略的一个事实是:当孩子看似不要我们管他时,实际上是在渴望着联结。孩子心里想,爸爸比较在乎工 作,不在乎我。而且,想念他很痛苦,所以我要装酷,让他来找我。爸爸想:我 只是赚钱的机器,算了,如果他想跟我玩,他会来找我的。

她冲出客厅不见了踪影,我想我这次做得是不是太过火,把事情搞砸了,我并不是真想嘲笑她。脑海里刚闪现出这些念头时,艾玛回来了。她的拳头在空中 挥舞着,意气风发,笑容满面。“我——永远——都不会放弃!”她大叫着,然后用两倍的力气把我打倒。
她满怀信心地将我击败,我好奇地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我进到‘力量之 屋’去拿了更多的力气。”她说她擦了一种特别的乳液,让自己变得更有力气。 就好像小飞象发现不用神奇羽毛也可以飞行,她已经发现自己怎样能保持信心和 力量了。

“力量之屋”是一个运用身体对抗游戏来提升自信的例子。遗憾的是,我们很少看到孩子有这样的特质。我们更常看到的是恐惧、胆小或是受惊的孩子,他 们不敢把心里的话说出来,甚至不敢有自己的想法。

答案要归咎于我们这个社会,我们成人对力量的看法本来就矛盾重重。我们 追求它崇拜它,但又极度不信任它,尤其在儿童教育上常常自相矛盾。我们为所 谓的“表现好”而喝彩,例如孩子为朋友挺身而出、反抗权威,但我们决不希望 孩子反抗的是我们。
力量这个词可以有广泛的含义。为了避免混淆,我通常会用“自信力”这个 词,来代为表示“力量”的正面意义:为正义挺身而出,冒险精神(当然是在安 全的范围内),勇于剖析自我,完成任务的毅力,以及快乐游戏的能力。

由此,婴儿获得了对 于这个世界最初的信心:我一哭,就能喝到奶;我一笑,就有人跟着笑。
然而同样是不可避免地,挫折和失望也开始出现了。我哭,没有人过来;我 继续哭,还是没人过来;我笑,同样没有人理我;我想要某样东西,它也没有出 现;妈妈想要的和我想要的不一样。

成人之所以使用暴力,是因为他们把孩子身上冒出来的 任性行为,看成了无礼挑衅和故意作对,而没意识到它也是迈向独立意志的积极 动力。

游戏力在培养孩子自信、消除无力感上的独特方式,可以帮助父母和孩子共 同成长。不可避免地,每个人的童年都会经历一些坎坷,产生一些消沉、无力的 负面情绪,这不足为怪。教育的意义在于,能够帮助孩子战胜这些负面情绪,使 他逐渐培养起自信力和竞争力,这也是游戏力的价值所在。

骂人能让孩子感到很有“力量”:既有“力量”支配自己的言 行,又有“力量”伤害别人的感情。我为此发明了两个简单的游戏。当孩子叫我 “臭狗蛋”时,我说:“嘘!千万不要把我的小名告诉别人啊。”几乎就是条件反 射一样,他们会立刻喊起来:“柯恩的小名叫‘臭狗蛋’!”我说:“嘿嘿!我是闹 着玩的!我真正的小名是‘米饭团’。”(越傻的名字效果越好,因为此时的目的在于,用玩笑来消除导致骂人行为的情绪压力。)那些孩子当然又喊:“柯恩的小 名叫‘米饭团’!”于是我就哀求道,“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 这个游戏我们通常能玩上很长时间。

爸爸握着指甲刀,从几英尺外朝女儿方向走,只要女儿喊:“停”,他 就会立刻停下来;当她说:“走”,他再往前走。如果好半天女儿都没说“走”, 那父亲就可以自己说“走”,但假如女儿说“停”的时候,他必须停下。女儿不 能连续说“停—停—停”(这个规则是由于她在最初总说停,才加上的)。当女儿 说“停”的时候,爸爸会像被速冻一样停住,
最后指甲剪好了,更重要的是,他们玩的很开心。女儿说停就停,使她相信 爸爸不会强迫或伤害她,彼此间建立了信任感。她力量在握,能够控制事情进展, 情绪就放松了下来。爸爸决定要不要剪指甲,而女儿决定剪指甲的速度。

诺丁汉老师是旧式教育的产物。她非常严格……形式上她是在教我们算术、拼写、阅读,但是她真正教给我们的是:这个世界非常冷漠、非常残酷。

许多父母都同意这种冷酷世界的哲学。他们深信,必须让孩子习惯世界的残 酷,这样他们才能做好准备。但是,假如生活真的是如此艰辛,我们终究逃脱不 掉,那么又何必自己增加更多的打骂、羞辱和损失呢?孩子真正需要的是安全感 和自信力,而这两者来自被关爱和被悉心照料的感受。
之后我对凯文妈妈解释,让凯文按照自己的意愿,制订不公平的规则,实际上可以帮助他释放踢不好足球的沮丧情绪。

我建议他的父亲有时可以跟他玩“胜利和失败的游戏”,把重点放在以嬉戏 的方式来处理潜藏的情绪。它可以是任何游戏,只要充分运用输赢的概念来游戏即可。

成人擅长把学习的乐趣变得无影无踪,不管学习的对象是游泳还是数学。
因为它发生得过于频繁,以至于我们根本注意不到。

批评是一种危险的习惯,并且很难改正。我们认为自己只是想帮忙,但是实际上用处不大。

游戏是孩子所拥有的为数很少的工具之一,能够让他们表达感受……在加州北岭的大地震发生后,幼儿园的儿童用积木在桌上建塔,然后剧烈地摇晃桌子让积木 倒下。”

假设你和配偶最近经常争吵,你担心这会影响到孩子。但是你的孩子并不想 谈这件事,而你也不知道该从何谈起。下次在你跟他过家家时,你可以让爸爸玩偶和妈妈玩偶用一种愚蠢的方式吵架。这能给孩子一个机会,接续这个主题或者放弃这个主题,视他的意愿而定。

在一本有关学步儿童的书籍中,李伯曼(Alicia Lieberman)提到,游戏“提供给孩子一个安全的空间,让他依照自己的意志来实验,暂时放下现实空间和真实社会中的规则与限制。”例如,孩子(必要时在父母帮助下)可以给故事一个 快乐的结局,或者让他自己变成胜利者或是英雄。这个历程称为“做主”,因为 孩子现在“是主人而不用受制于他人”。
第五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