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Debian

Debian 的创始人Ian Murdock于几天前(2015年12月28日)去世,42岁。关于他的死尚未有完整版本的说法,据说是因为与警察冲突,后导致自杀。但是基于个人隐私的原因,Ian的死亡详因可能不会对外公布了

proposed-debian-logo.png

我用Debian的时间很长,从离开大学之后,我的个人笔记本就安装的Debian Linux发行版,(Gnome,后来切换到了KDE)桌面系统用来日常的工作和娱乐。当时的工作性质对微软的整套办公系统并无强依赖,所以使用Linux作为桌面系统实用并没有那么麻烦。作为Sun 小型机的售后工程师,每天跟服务器/存储硬件和Solaris OS打交道,笔记本装了Debian,甚至方便了很多,毕竟都是*nix,使用习惯都类似。

直到我买了第一台MacBook之前,Debian一直都是我的主力OS。

当时选择Debian并非因其是纯粹的Free系统,虽然我有时候有点儿狂热的想法,但是在面临日常使用的选择,还是终究倾向于实用为主。Debian Linux的包管理系统是那个时候很多人选择它的原因,加之其在Linux OS的方方面面都比较均衡:作为服务器的稳定性(stable分支);要尝cutting edge的鲜(unstable分支,我笔记本也长年跑着这个分支);安全性(定期的安全补丁update);再加之由于包管理依赖关系处理得好,可以放心得定制系统,这几个方面让我最终选择了Debian。

如今的很多年轻人可能已经不大知道Debian了,同样使用Apt包管理系统的Ubuntu吸引了大量的Linux新人。两个发行版的目标不同,从做桌面的角度来说Ubuntu的易用性是当之无愧的,我现在给公司的Workstation装OS,也直接上Ubuntu 14.04。仅仅从不折腾的角度来讲:几乎不必再为硬件的驱动考虑了( 作为Linux User,我为自己当年在折腾驱动方面花费的时间赶到惋惜 泪…)

而Debian在服务器市场依旧保持着很高的占有率,我现在Google Cloud上跑的2台云主机就是Debian,它是Google Cloud提供的默认Linux发型版。在嵌入式linux领域,Debian也是常青树,几乎各种芯片通吃,这跟Debian追求的:”the universal operating system.” 目标是一致。而非Ubuntu的: “Linux for human beings”。

关于Ubuntu 与 Debian 之间的选择,这两篇文章可以看看:

https://www.wikivs.com/wiki/Debian_vs_Ubuntu

https://blog.udemy.com/debian-vs-ubuntu/

今天是2015年最后一天,本来并没有打算为Debian写篇Blog,可是打开电脑看到Debian的转圈儿logo,突然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当年在那个老旧的Dell笔记本上折腾Linux的样子历历在目。加之读罢Ian的文章: How I came to find Linux,觉得还是写点儿什么的好,就像当年那样。

终究还是羡慕那些计算机牛人。哪怕在旁边默默看看,用用他们写的软件,也还是高兴的。

书摘 – 《罗辑思维:成大事者不纠结》

“不问是非,埋头业务,屁股干净,尽力协调。”

 

这篇文章劈头就讲了一句话:“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了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

 

可是我们再来听听曹操的判断:“袁绍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英雄也。”

 

它讲了一个爱情故事,从构架上讲,跟《廊桥遗梦》差不多,故事梗概就是一个叫朱丽的贵族女孩爱上了她的家庭教师,但是父母嫌贫爱富,把朱丽嫁给了一个高帅富,家庭教师一气之下就当兵去了。他本来以为朱丽不会幸福,几年之后回来一看人家很幸福,于是特别忧伤。朱丽临死之前给他写了一封绝笔信,告诉他:“我还是爱你的。”故事到此结束。
故事虽然狗血,但这种全新的、饱含情感的、题材别致的新文学一出现,在巴黎就炸开锅了。它的读者并不是那些大人、先生们,而是那些情感在闺房当中已经被束缚、压抑到极致的贵妇们,还包括一些情感丰富的男人。
学习李鸿章,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当下,不管过去,不管未来,不管周边,做当下最该做的事。

 

让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不得自由的,有两个牢笼:一个是对过去的贪恋;一个是对未来的恐惧,以及对它的贪婪。

 

根本性的方法,是对外人变得更加通达,是内心的容量变得充分放大,每一个在人生当中感受到境界提升的人,我觉得他都有类似的经历。曾国藩也一样。

 

第一样东西:“曾国藩全面展示了传统文化的正面价值,证明了中国文化有活力、有弹性、有容纳力的一面。”
第二样东西:“一个资质平平的人,在意志力的推动下,可以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胡适在美国常常不按常理出牌,他不是一个仅仅给大家发发护照和签证的大使,而是一个到处演讲的大使,其演讲的基本意思为:中国自古和美国一样,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中国人对日本人抵抗是为自由世界、民主世界去抵抗;日本就是法西斯,是白眼狼;日本迟早会让美国吃亏的。现实还真被胡适言中了,1941年就爆发了珍珠港事变。这次胡适作为一头独来独往的狮子,又一次看对了未来。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我们今天经常会讲到一个词,独立思考。很多人都以为独立思考是跟别人想得不一样,特立独行,其实这不叫独立思考,真正的独立思考应该是不盲从盲信,不被人骗,不被人忽悠,能做到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用胡适的话说,就是用“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思想方法来研究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