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

空难事故发生之后,李小姐是我接待的第一个病人。作为一个空姐能在那么严重的空难中生存下来,的确是个奇迹。她太幸运了,飞机撞向群山后机身四分五裂,她却因为座位被机舱的夹角保护,躲过了最大的冲击,仅有几处骨折,被抢救了回来。

如今她坐在我的诊室里面,小臂上的绷带还没有完全拆掉,不停得跟我感慨着:

"看到整架飞机就这样坠毁了,我真是觉得生死天注定,人命实在是太脆弱了。"

"你也用不着多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过看你的伤还没有养好,却来找我这个耳科医生做什么呢?"我有些好奇。

她有些不好意思"我觉得自己的听力似乎出了问题。"

"什么问题?空难之后震荡导致吧。不过我们都聊了这么久了,没发现你听力有问题啊?"我拿起了她的病例,看了起来。

"在空难之前就发现了。。"她的声音有些小"就在那班飞机上的时候。我现在不确定是不是我的耳朵还是脑袋出了问题,但是先来查查耳朵总归安全一些。"

停顿了一下,"我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一些话,而我在想是不是跟空难有关系。"

空难的原因早已经查明了,是飞机副驾驶给机长的咖啡里面放了利尿剂,并且趁机长外出上厕所之际,在里面锁死了驾驶仓的门,自己驾机撞向群山的自杀行为。跟她这个空姐能有什么关系呢?我看了她一眼示意她继续。

"机长那天有些奇怪,原本很快就要到目的地了,他出机舱去上洗手间;出来后却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然后在我耳边小声嘱咐我将机舱门关好。我觉得莫名其妙,关好机舱们是标准行为,没必要额外嘱咐我。"

"谁知道他从洗手间出来,副驾驶就已经在里面将机舱们锁死,再也打不开了;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机长在出舱之前,就已经发现了副驾驶可能有些反常,所以小声嘱咐我不要关闭机舱门,以防万一,但是我却听错了他说的话。"

我后背发凉,黑盒子可能真的没法记录下机长对她的耳语,但是调查组竟然把这么一个关键细节给忽略掉了?

"所以机长当时可能是让你将舱门开着?那这次空难很可能就避免了,150条人命也就挽救下来了。"我问道。

"不,你没听明白么?他想让我把舱门开着,而不是关好。"她不耐烦的说。

"我听明白了,他小声让你把舱门开着,避免副驾驶注意到,等他再回去。"

"你在说什么?他怎么可能让我把门关好,如果这样就不用找我了啊!" 她有些激动。

我们四目相望,同时楞住了。如果不是她的耳朵有问题,那就是我的。

有必要做一个测试了。我匆忙拿出纸和笔,写下了两个纸条,
第一张:把舱门关好。
第二张:把舱门开着。

等等,做这个测试之最好还是再叫一个其他人,看着面前这位空姐言之凿凿的表情,我都有些怀疑自己。

我开门随便找了一个路过的护士,让她站在身后,帮我看一下。

准备妥当,将两张纸条依次递送到空姐面前。"帮我分别读一下"我说。

她准确的读出了上面的内容。

"接下来,我来说内容,将对应的纸条指出来。"

"把舱门开着"我说。

空姐将一张纸条推到了我们的面前,上面写着"把舱门关好"。

我回头看了一眼护士,她正瞪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正要说话,我制止了她。

"把舱门关好"我说。

空姐有些疑惑,然后依旧将那张纸条向前推了推。

问题已经很明显了,但为了确认,我让护士重新做了一边上面的测试,空姐依旧做出了令人吃惊的选择。如果她不是在故意逗我们开心,那就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觉得应该对你进行一下系统性的检查,也许需要脑外科的配合,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叫一些人进来。"我急匆匆的冲出诊室,跑向主任的办公室,脑子里面则盘算着应该去叫哪些人。

"也许应该先报案,警察需要知道这个情况,不,还是让院的专家会诊一下比较保险,我需要更多的见证者,如果医院里面都解释不通,就没有地方能解释通了。。"

还没有走出多远,刚刚的护士匆忙跑出来,向我喊到"病人有情况,你快进来看看!"

我立刻冲了回去,看到空姐蜷缩在椅子上,神情亢奋,双手不停的拉扯着自己的耳朵,似乎想要把什么东西从脑袋里拉出来,嗓子发出莫名奇妙的声音。

“怎么劝她都停不下来!”护士惊慌失措的看着我说。

我连忙从门外叫了几个人进来帮忙,“让她情绪稳定下来,也许是坠机造成的心理问题。”

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我粗略的检查了一下,“问题应该不大,你们控制一下,不要让她伤害自己。另外不要用镇定剂,她的病历上有记录坠机造成的心肺功能障碍,镇定剂会影响呼吸,尽快送急诊检查。”

我出门跑到了主任的办公室把刚刚的情况说了一下,主任看我不像是开玩笑,决定先跟我去看一看。我们刚刚走进急诊室,就发现气氛不大对。

刚刚我的病人,那位空姐正躺在急救床上,一动不动;周围急救科的医生正在对她紧张的进行抢救。

“怎么回事?刚刚人不是还好好的?”我拉住此前的那位护士。“怎么现在就要进行抢救了?”

护士委屈的都要哭了,“刚刚听了你的吩咐,用了镇定剂,她的确情况稳定下来了,但是很快发现有呼吸停止的症状,这才送到急诊室抢救。”她有些哽咽,“这里检查下来发现有心肺问题,镇定剂加剧了呼吸障碍!”

“我什么时候说过用镇定剂?!我明明说的是不能使用镇定剂!不能!” 我大喊道。

她睁大了眼睛,惊讶的望着我,双手缓缓得摸着耳朵。

“滴————”

抢救床上的空姐停止了心跳。

++++++++++++++++

上周写的,忘记同步过来。这篇小小说的起因是我在家里听错了电话,lp的同事给她打电话,里面提到了自己的生日,重复了3遍,我在旁边三次都将7月听成了4月,毫无任何怀疑得听错了。于是就催生了我写下这篇,个人觉得写得一般,权当练手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