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

听说小王被总部调走,以后再也不会负责我们公司的服务器支持了,大家在办公室里都有些唏嘘,也许当初不投诉他就好了。

"我们的处理方法也是有些过激了。"我说。

"主要是那天主任在这里,本来也不是个事儿,谁成想最后这样了。" 办公室的老李咂了一下嘴,摇着头说。

的确没啥大不了的,事情是这样的:

我们新采购了一批服务器,小王他们公司前几年生产的,机器产量不高,很快就被新机型替代了。我们高性能计算中心觉得价格便宜就主动帮他们西南区清了库存,全买了过来。

事情就出在这110台机器上,上线前小王作为厂商的安装工程师在我们计算中心忙活了大概一个星期,一切安装妥当,测试也过了。业务上线的那一天,我们主任来办公室还走了一圈,看了看机房。

"不错,很漂亮嘛。"主任隔着玻璃墙,望着机房中这批新的服务器。

银白色的服务器铺满机柜,翠绿色的LED灯悠闲的闪烁着。犹如一头休憩中的巨兽盘踞在屋中,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任务。

"要不是他们停产了,我们本可以再买一些,好多地方能用得到呢,不贵。"主任说完,转了一圈就出去了。

计算任务随后分批次上线,一切运行正常。可是过了5分钟,程序就出了问题,所有计算任务都停了下来。我登录上去看了一眼,十分古怪,因为程序不是异常退出,而是提前结束了,运算结果都算出来了,就摆在那里。

而这个计算任务是需要运行一个星期的。

"是不是程序出了问题?"办公室的老李凑过来,"有bug吧?"

"不太可能,以前就跑了很长时间了,我们计算中心又不是第一天跑这套程序。"我说。

小王说想去检查一下机器,我让他拿着自己笔记本进了机房。不一会儿,出来了,挺兴奋的样子:"我知道原因了,但你们可能不会信。"

"机器坏了?不可能全部都坏了吧?"

"没坏,是机器速度变快了,太阳黑子影响的。"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你是开玩笑吧,别逗了。等下要是主任进来你这么说可就惨了,太阳黑子跟我们机器有啥关系?"

老李也跟上来"好歹我们可都是计算机科班出身的,你可别这么忽悠人啊!你要说太阳黑子爆发,导致机器故障,那我有可能相信;但是你说导致机器速度变快,而且快了这么多,那我可不信。"

老李在电脑前调出了任务,核对了一遍,如果结果真的是正确的,那么机器速度可不是快了几倍那么简单,起码快几十个数量级。"要我相信机器能这么快,我一定是疯了,而且这个结果是直接出来的,连中间的过程都没有记录,肯定是程序出了问题!我可以再查查。“

小王有点儿窘迫:"我没骗你们,计算结果是正确的,而且真的是太阳黑子引起的。你们可以重新做一次运算,等一周后对比一下结果。"

"为什么要等一周?机器既然那么快,现在不能重新做一遍么?反正一会儿就出结果了。"

"不行,不会再重现了。一旦启动,经历了太阳黑子爆发后,机器就恢复正常了,一次性的。"小王有些失望得说。

我们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等待着他继续往下说。

"有点儿复杂,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太阳黑子影响了机器,运算速度快只是你们看到的结果;实际的过程是,机器就好像穿越了时空,在另外一个宇宙完成了这次运算;太阳黑子的磁场扰动有点儿类似于两个宇宙的桥梁,而另外一边的高级智慧帮我们将服务器上的问题做了解答。"

我们没接话,因为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老李撇着嘴查了一下太阳黑子的活动情况,刚刚的确有太阳黑子活动的小高峰。

"只有这个批次的服务器有这种神奇的特性,此前就接到过用户报告故障,似乎机器中运行计算程序跑着跑着突然就结束了,运算结果就出来了,没有中间过程,只有结果,各式各样的程序都遇到过。其实是那些高级智慧通过机器回答了我们的问题,怎么说呢,就像是我们随手拿起幼儿园小朋友的作业本,瞬间回答好了问题,又将结果丢在他们面前,然后看着他们手舞足蹈,还以为哪里出了问题。今天的情况又印证了我的观点。你们想过没有,这是多么激动人心,你可以向一个高级智慧问问题,任何问题!"

主任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站在门口,看了一眼机柜上硕大的"Sun XXXX"服务器厂商的LOGO,叹了口气,说"小王,如果服务器有问题,维修就是了,不是什么大事儿,太阳黑子的说法我们没法接受。"

小王涨红了脸,没说话,背起电脑包,走了。出门前回过头: “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谢谢你们的服务器。”

大家莫名其妙。

于是就发生了后来的事,计算中心投诉了他,而他们公司主动道歉,还派了别的工程师上门更换了出问题的"部件",而"太阳黑子"也成为了办公室新的谈资。

一周之后,再次上线的计算任务就快出结果了,其他人早已忘记了那段插曲,我却暗自紧张的手心出汗,因为上线第一天的"错误结果"我依旧保留着,总觉得会小王不会莫名其妙说出那番话。

"如果是真的呢?万一。。。"

一个月过去了,我依旧没法找到小王,各种渠道都试过了。他们公司说他已经主动离职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公司人事那里留的信息都找不到他。

再后来,我收到了一封定时发送的电子邮件:

“机房里还有一台服务器没有开机,你想好问什么问题了么? ”

+++++++++++++

此文是向我此前工作过的Sun Microsystems公司致敬。

就在你身边

"你知道么,那些死掉的动物,其实都没有死。"

旁边的老K轻微得向我这边侧了侧身,压低了声音说到。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这个话题,突然间有些恍惚。此刻我正在高铁的车厢内,坐在我旁边的老K是上车后才认识的,旅途漫长,我们天南海北的随便聊着,谁知道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看了他一眼,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轻轻侧过身子两只泛着血丝的眼睛看着我,"真的,我没骗你,这个事情我一般不跟别人说。"

"那你为什么现在要说?" 我问道。

"因为我发现有些不对"他用手轻轻的指了指脚下,压低了声音"这条大鱼有些不对。“

"你说我们的车厢?" 我用脚轻跺了两下,问道。

"是啊,这车厢是一条大鱼变得。"他声音更低了。

如果说刚才我还有些怀疑,那么我现在彻底不怀疑了,老K是精神病无疑了。刚刚聊天聊得好好的,没发现这人脑袋有问题啊?怎么突然这样?发病了? 我在想要不要去找机会上个厕所,避开他为好。反正我就一个随身包,没有行李,离开他也不会怀疑,精神病还是不要刺激他的为好。

"你真能开玩笑" 我侧开了身子笑着说。

"我没开玩笑"他很平静的说。"那些死掉的动物和人其实都没死,变成了我们身边的东西又活过来了。"

"你确定?你知道每天要死多少动物,多少人么?那些屠宰场的,那些大自然灾害中死掉的,不计其数,我们有多少东西可以让它们变?"

"那你知道我们生产了多少东西嘛?那些车床上批量生产的,天上飞的,地上跑得。当然不是所有的都回来了,有些回来后发现没意思就彻底死掉了,但是有些还活着呢。"

他压低了声音说 "它们还不想死呢!"

我可不想听他瞎扯,还是找个机会去趟厕所为好。

"你不想听听这条大鱼的故事嘛?"

"它的故事你都知道?”我用脚用力跺了两下车厢。

"轻点儿,轻点儿,它现在气着呢。"他煞有介事的说到,随后喝了口茶水,又直起脖子四下环顾了一下,似乎没人关注我们的聊天,这才放心。

"这条大鱼,以前是在海里生活,死之前已经活了20年了,后来被人类杀掉了,气不过,化身高铁车厢,来找当年的仇人,已经找了很久了,今天它表现不对,我估计是发现了当年杀死它的人。

"发现了又怎样?你太低估这火车的安全性了吧,这么多节车厢在铁轨上跑,可不是这一节车厢说的算。" 我揶揄他道。

"我又没说一定有危险,这些动物化身了物品,大多数做不了什么。可是也不能说的那么绝对。。"

他突然停下了,眼睛直勾勾盯着车厢里刚刚走过的一个男人。那个人带着棒球帽,年纪约有五六十多岁,鬓角有些发灰。但是体形健硕,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是把干活的好手。那人径直走进了厕所,并没有在听我们的聊天。

"是他么?"我小声问道。

老K没说话,楞了几秒钟,突然笑了"嗯,是他,不过没啥事情了,解决了。"

"什么解决了?" 我话音刚落,就听到厕所中"呯"的一声,接着听到里面一声大叫"啊!"

车厢里所有人都朝厕所望去,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接着看到一个人满身是屎的冲出来。

"列车员,列车员!!你们厕所喷屎了!你们怎么搞的?! 怎么搞得?!你看我这身上弄的!!"

车厢里散发着屎臭,所有人看到棒球帽男人的样子都笑了,他带着满身的屎臭去找列车员理论了。

我这才放心,当是什么事呢,吓死我了。我侧过头问老K"你说的解决了就是这个意思?"

他笑着点点头"是的,大鱼回来报了仇。你瞧,没什么大不了!但你可以相信我的话了吧。"

我哼了一声,没说话。厕所出问题很正常,喷屎的确不多见,但也不至于有他说得那么神乎。

老K见我没什么兴致继续聊天,便也不再作声,侧过头看着窗外。

时间过得很快,到站了。我站起身整理了一下随身的包,准备下车。想想身边这位旅途上讲的"聊斋志异",觉得还是跟他客气一下比较好,我还没开口说再见,老K说话了:

"其实,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

"什么?"我看着老K一脸严肃的样子,突然有些紧张。

他用手指了指我的衣服右边的口袋"她让我给你说,她还记着你。"

我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将手插入衣兜,有点冰凉。

是我的手机。

我掏出了手机,慢慢拿到面前。

“她还记着你。从你换了手机的那一天,她就回来了,就在你身边,一直都在。"

"咔嚓",屏幕裂开了,很清脆的一声。就在我的面前,在我的手里裂开了。

我的头皮已经麻木到没有知觉。

再抬头,老K已经不见了。我冲出车厢四下环望,却再也找不到他。手中攥着的手机就像一块烧红的炭火,死死得嵌在我的手中。

这时站台上人群突然开始向一个方向汇集,"出事了",有人喊。我顺着人流的方向跑过去,挤进人群,没有看到老K,却看到地上一滩鲜红的血迹。

以及一顶眼熟的棒球帽。

我的手机响了。

驴肉黄面

我去敦煌出差那次看了莫高窟,时间有些赶,一开始很担心赶不上回成都的飞机,差点儿就放弃了。后来还是决定去看看,的确很值,不是因为看到了莫高窟,而是因为看到了道士塔,跟想象中的样子很像。

敦煌的机场很小,我下飞机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慢悠悠的拿着行李出来,眼前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辆桑塔纳两千,司机站在车门旁向我招手:"就等你了,搞快点儿。"

我上了车才知道,原来这里机场小,又是淡季客流少,司机手里拿着最后一班飞机的乘客清单,负责把所有人送到城里的,所以我拖了其他人的后腿,真是不好意思。

敦煌很干,非常干,虽然我带了润肤露,皮肤不至于那么难受,但是鼻子还是觉得不舒服,住下宾馆后,我到附近转了一下,进了家面馆。

面馆的风格怎么说呢,文艺,处处都能看出文艺,墙上贴着各种照片,驴友的,游客的,装饰也尽显文艺风格,这儿挂个东西,那儿熏块儿木头。但是都透着简陋和不协调,这是最可怕的,因为这种生硬的拼凑意味着面不会好吃——好吃的面馆用不着这些东西。

最后证实我猜得没错:面条不劲道,配料比例不对,最关键的连肉都不太新鲜。只能草草吃了几口离开了。

西南西北出差的一个好处:这里到处都是好吃的,想吃到差的很难。一方面是当地的客户会推荐到最有特色的餐饮,另外也是因为这里的人太会吃了——即便我从成都一路吃过来,也必须要承认,这里饮食的材质和吃法都是一流的,而且在吃的方面很有创意。那些不好吃的餐馆大多为敷衍游客准备的,要吃的好,远离景区总没错。

如果有机会还想再去吃碗驴肉黄面,哪怕不在敦煌。